第八百零四章 敌人

就在孙不遇他们说话的时候,刺耳的警报声在一次传了过来,一下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雷达屏幕上,还没等众人看雷达屏幕,阵老的声音就传来道:“这进攻的速度可是够快的,看来这里的基础法阵,对于这里的人,是没有什么限制的,他们可以随意的进攻,这样的敌人,更加的不好对付。”

几人全都点了点头,随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雷达的屏幕上,这一看雷达屏幕,他们这才发现了,在雷达屏幕上,上下两个方向,全都出现了大量的白点,也就是说,敌人是从前后两个方向,一起向血杀宗攻来的。

孙不遇马上就放了从前面攻来的敌人的样子,这一看,他不由得一愣,因为从前面攻来的敌人,竟然是一些乌贼鱼,这些乌贼鱼正像一枚枚的炮弹一样的,向着血杀宗基地方向扑了过来,而这些乌贼鱼的数量十分的多,最重要的是,他们的个头也十分的大,最小的一条乌贼鱼,都有十多米长,大的已经长到了明他们的身体是多么的强悍了。

血杀宗的弟子身形一动,直往后退去,不过他们的手里,却也已经多了一件武器,随后各种各样的法相,也出现在了血杀宗的基地里,那些血杀宗的弟子,与那些乌贼,战到了一处,那些乌贼的腕足虽然十分的厉害,但是却不可能真的挡得住血杀宗弟子的攻击,只要是被血杀宗弟子的法阵打在他们的腕足上,他们的腕足就会直接断掉。

但是让人感到吃惊的是,他们那些断掉的腕足,竟然可以在几息之后,就又重新的长出来,这样的在生能力,真的是让人感到十分的吃惊,而他们的攻击力,也十分的强悍,如果真的被他们的腕路给缠上,就算是穿着盔甲,也会被缠得骨断筋折,就算是不被他们缠上,只要被他们的腕足给抽中,他们的身体也会直接就飞出去,也会受到不轻的伤。

当然,如果血杀宗弟子,直接就击中那些乌贼的身体,那些乌贼也是会受伤的,而且伤的还不会轻,想要恢复就很难了,要是真的击中了要寒,也是可以一击就要那些乌贼的命的,但是这样的机会并不是很多,那些乌贼身体外面都带有一种粘膜,滑滑的,不是很受力,要是你不是正面击中的话,只是擦到的话,根本就不会对他产生多大的伤害。

异形弟子这个时候,也加入到了战团之中,相比起血杀宗的弟子,他们对付起那些乌贼来,好像更容易一些,那些乌贼虽然可以缠住他们,但是做用却好像并不是很大,那些异形又撕又咬的,可以轻易的就从那些乌贼的腕足里挣脱出来,随后用他们的尾巴,给那些乌贼致命的一击。

发现了这种情况之后,那些异形弟子全都兴奋了起来,自从到了龙界这里之后,他们虽然一直都在战斗,但是表现的并不是很出彩,在对付那些青头鱼的时候,更是表现的十分的不好,现在终于迎来了他们表现的机会了,那些异形弟子当然兴奋了,他们马上就对那些乌贼,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第八百零五章 双线做战

就在南面的血杀宗弟子,在与那些乌贼杀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北面的血杀宗弟子,也遇到了章鱼的攻击。在很多人看来,章鱼和乌贼,都是差不多的东西,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章鱼和乌贼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章鱼的头是一般都是圆的,而且一般都只会长出八只触手,在触手上,还有生有吸盘,而乌贼的腕足,一般都是十条左右,上面也没有吸盘,而他们的头,也是尖的,所以两者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这一次攻击血杀宗北面的章鱼,是一种可以变色的章鱼,这种章鱼的身体颜色,是可以跟四周的颜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的,所以说他们会隐身其实一点儿也没有错,他们是靠这种方法隐身的,却并不是真的让自己的身体完全的消失。

那些章鱼在向血杀宗的防御缓缓的推进,他们推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因为如果他们推进的速度快了,就算是他们的身体颜色在发生什么变化,也不可能瞒得过那些血杀宗的弟子的,所以他们推进的速度并不快,他们想要摸到血杀宗的基地外面,然后对血杀宗的基地,突然发起攻击。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进入到血杀宗基地外围面里的时候,血杀宗的弟子就已经知道了,因为在那些章鱼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有一些小小的金属圆球,就散落到海底的泥沙里,所以他们的身体颜色就算是在怎么变化,只要他们从那些金属圆球上经过,他们马上就会被血杀宗的弟子发现。

就在那些章鱼来到了血杀宗基地外五十里左右的地方时,突的从血杀宗的基地里飞出了无数的飞剑,这些飞剑直向那些章鱼刺了过去,那些章鱼都吃了一惊,他们发现那些飞剑的目标好像是十分的明确,就是冲着他们来了,他们马上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所以他们直接就喷出了墨水,身形完全的消失在了墨水里。

血杀宗的弟子却没有管那么多,他们直接就控制着飞剑,飞入到了墨水里,但是很快的他们就发现,那墨水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他们的飞剑在进入到墨水里之后,竟然慢慢的与他们失去了联系,这让血杀宗的弟子都感到十分的吃惊,他们马上就收回了飞剑。

当他们好不容易从墨水里收回飞剑之后,他们这才发现,他们的飞剑上,竟然依附着一层墨水,那墨水好像已经沾到了他们的飞剑上,而正是因为这些墨水,所以他们的飞剑才好像与他们失去了联系。

一个血杀宗弟子收回了自己的飞剑之后,看了一眼飞剑上的墨水,脸色微微一变道:“竟然是毒,大家小心了。”说完他直接就把那飞剑融入到了他的盔甲里,而那墨水竟然依附到了他的盔甲上,但是随后那黑水却慢慢的消失,最后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血杀宗有一种可以把毒素给吸收掉的法阵,每一个血杀宗的弟子全都会这种法阵,所以那些墨水就算是有毒,只要到了血杀宗弟子的身上,也会很快就消失掉,因为那墨水里的毒素,会被法阵慢慢的给吸收掉。

其它的弟子也做着跟他一样的动作,等到他们把那些墨水全都给吸收掉之后,众人这才把目光转向了前面,发现那里的海水已经完全的变黑了,但是那些墨水,却并没有向他们这里飘过来,一半海水里清的,一半海水却是黑的,泾渭分明,十分的奇特。

一看到这种情况,血杀宗的弟子也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最后他们没有办法,也只能是启动了了幻杀大阵的剑阵,一道道的剑气,直向那墨水里射了过去,他们也想要用剑气来驱散那些墨水。

但是剑气进入到墨水里,却没有引起任何的反应,墨水依然是墨水,依然停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血杀宗的弟子面面相觑,却又感到十分的古怪。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血杀宗弟子,竟然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不停的在空中摇晃,而他身上的骨胳,也发现了一阵阵的咔嚓声,显然是被勒断了。

随后又有无数的弟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勒住了,他们身上的骨胳也被勒碎了,随后血杀宗的弟子这才看到,一只只的章鱼,竟然已经爬到了他们的脚下了,只不过他们的身体几乎变成了透明的颜色,所以他们这才没有注意到。

很显然,那些章鱼是会隐身的,只不过他们之前只是用了身体变色的能力,却并没有用隐身的能力,这才让血杀宗的弟子误会了,现在他们要进攻血杀宗了,当然把隐身的能力也拿出来了,这才偷袭得手。

血杀宗的弟子在发现了那些章鱼之后,马上就对那些章鱼发起了攻击,那些章鱼在遇到攻击的时候,自然也就把之前被他们给缠住的那些血杀宗弟子给放开了,但是那些被放开了血杀过弟子,却是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他们的身体看起来很软,那是因为他们身上有很多的骨头已经断掉的原因,而他们的脸上,却变成了铁青色,显然是中毒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血杀宗的弟子的脸色都是一变,他们更加的小心了,绝对不敢让那些章鱼的触手缠上他们,而那些倒在地上的弟子,却马上就被救护队的人给救走了,必须要看看他们是不是还有救,如果有救的话,就要救活他们,要是没有救了,那就只能看着他们变成死灵一族,虽然他们算是没有死,但是也等于是丢了一条命。

孙不遇他们就站在指挥部里,看着南后两条线上的战斗,一直到最后,看了好一会儿,孙不遇这才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没有一个懂法阵的人,来主持整座大阵,确实是十分的麻烦,要是幻杀大阵完全启动的话,那些章鱼和乌贼,就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攻击到我们血杀宗的弟子,看来这是一个教训哪。”

常军也点了点头道:“是啊,确实是应该小心,来人,去请九算长老前来这里,以后这里的法阵,还是交给九算长老来主持吧,这一次我们虽然看起来,准备的好像是十分的充份,但是真实的情况却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完全没有想到龙界是这种情况,完全没有想到,龙界这里竟然会有这样的实力,所以我们的准备,还有很多不足,像九算长老没有过来,而且军中懂法阵的人,还是太少了,这些必须要记住了,以后绝对不能在犯这样的错误了。”

众人也全都点了点头,觉得常军说的有道理,以后确实是不能在犯这样的错误了,就像孙不遇说的,如果现在他们的幻杀大阵完全的启动的话,那血杀宗的弟子,也不会打的如此的艰难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龙界这里还是过于低估了,他们没有想到,龙界这里,会有这么多种类的敌人,更没有想到,龙界这里的敌人,会如此的狡猾,所以他们才会显得有些被动,现在他们的基地,已经贯通东西了,但是到现在,他们的基地,还是没能完全的稳定下来,这是一个教训。

孙不遇看着正在交战的两条线那里,长出了口气道:“不管怎么说,总算是顶住了,而且从这一次交战可以看得出来,异形一族的战斗力,还是十分强悍的,在两条防线上,他们都发挥了重要的做用,来人,问一问九云,他们那里什么时候能布置好。”


e3r.dzhhyy.com  i7yu.dzhhyy.com  5382d.dzhhyy.com  8rf.dzhhyy.com  wrk0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doqa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