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虎现在他们能够控制住整个学府街,说白点,这只是一个比较笼统的说法,或者可以说,只是控制住了在这个街道上存在的大部分小混混而已!要说彻底把学府街控制在自己手中,貌似现在还远远没有达到!

不过,吕石现在倒是不关心这个。已经把事情交给他们去办了。那么,吕石就不会去随意的插手。况且,还是那句话,把现在的学府街当作对葛虎他们的一种锻炼,其实还是很不错的。毕竟,踏上了这条路,就不可能只做到现在这种程度。

“同学,请等一下好吗?”吕石正神游天外呢,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吕石转身一看,这不是和马益民搞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吗?漂亮倒是挺漂亮的,虽然不是那种绝色,但也有着一番风味。已经算得上美女了。吕石心想怪不得会吸引住马益民那样的老男人!

“你叫我?”吕石很纳闷这个女人怎么找上自己了?

“是的,同学,咱们能找个地方谈谈吗?”邢小丽看着吕石,期待的说道。邢小丽从马益民那边离开之后,回到办公室,就一直很忐忑。但奈何马益民那边却是一直都没有来什么电话。这让邢小丽很是着急。等来等去的,邢小丽这才发现,原来现在都已经放学很长时间了。

感觉肚子有点饿,邢小丽准备去吃饭。打算等会主动给马益民打个电话问问具体什么情况。但却是没想到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不是那个撞破了邢小丽和马益民‘好事’的男同学还能是谁?所以邢小丽想跟吕石谈谈。

“谈谈?没必要吧?”吕石想着自己跟马益民那边已经谈好了,还跟你谈什么谈?况且说了,在你这里能得到什么好处?吕石对邢小丽可没有任何好感。邢小丽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彻底破坏掉了老师这个光荣的职业所在吕石心目中的美好形象。

“好吧,我就开门见山,我请求你不要把上午看到的事情说出去。我……我有这样的机会不是很容易。家里的生活压力又太大了,就依靠我一个人在支撑。如果我没有了工作和收入。那……我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生活下去了!”在邢小丽看来,一个学生,自己当老师的稍稍表现出伤心的表情来,那还不是乖乖的被感动?当然,邢小丽也有着更进一步的手段。如果吕石真的不答应给保密的话,邢小丽不介意用点特殊的手段,比如色诱!

吕石撇撇嘴,看看身上的穿着和装饰。这像是生活不下去的样子吗?拜托,就算找理由,也要找一个比较靠谱一点的理由吧?现在这理由,实在是撇脚的很。

“这位老师,我上午什么也没看到,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吕石不想和这样的女人多呆哪怕一分钟。虽然吕石不在意别人的生活方式,但也不能左右吕石心中的感觉不是?

邢小丽看着吕石远去的样子,有点凄苦,虽然很轻易的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个答案。但邢小丽却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吕石那眼神中的厌恶,丝毫也没加掩饰。就像一把刀一般狠狠的插在邢小丽的心口上。如果不是邢小丽虽然和马益民有着如此关系,但在教学上还是很用心,在专业上更是水平很高的话,估计邢小丽的愧疚感会更深吧!

吕石很快就把邢小丽抛在了一边,对吕石来说,邢小丽不重要。一点也不重要。根本不用把心思花费在她身上。

转悠出学校,吕石猛然看到了一拨熟悉的人影。

徐飞、冯笑!还有谁?那应该是陶安!他们怎么在一起了?不对,不对,应该是对持,哦,陶安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呢。看陶安嚣张的样子。貌似……要找徐飞和冯笑的麻烦?

“小瘪三,拿个镜子照照自己。你多大能耐?还学人家来堵人!忘记先前的教训了?”徐飞看着陶安,嘿嘿的笑着说道。陶安脸上还留有那天冲突之后所残留的痕迹。这让徐飞看起来很兴奋。

“徐飞,你不就仗着自己家里的势力吗?其实你本人连个屁都不是!如果你和我单挑,我一只手就能解决了你信不信?哦哦,我知道了,事后你绝对会哭着鼻子回家告状。唉,说白了,你还只是一没长大的孩子啊!算了算了,跟你这样的人玩实在没什么意思。走了走了!”陶安一副我很鄙视你的意思!陶安这厮实在是太无耻了。想想陶安,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之下不都是把自己的家世放在嘴边?现在知道徐飞的家世比自己强悍,就拿这个来讽刺了!真是,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当然了,陶安这么说,也是在调查了徐飞之后才敢做的。陶安忘记不了老爸带着自己去徐家道歉的情景!那一幕深深的刺激了陶安。知道依靠家里的力量,是不可能和徐飞有什么对抗的机会。所以就抓住徐飞心理上的特点,有着一些叛逆的性格,稍稍教训一下徐飞。

陶安可不敢教训的太狠!就算徐飞不说,如果被徐家的人看出来。陶安也少不了麻烦。

徐飞怒了!娘的,本来今天是看到一个漂亮女学生,一路追到学府街这边来的。谁想的到那女学生一转眼就不见了。反倒是遇到了陶安!现在更是听到陶安如此说话,徐飞脸上顿时挂不住了!徐飞一直都存在一个心理,一个不依靠家里的力量让自己也一样强大的心理!所以陶安的这句话算是真正刺激到了徐飞。

冯笑在一边着急。徐飞的实力如何,冯笑很清楚。这绝对不比一推就倒好上多少。如果徐飞真的听了陶安的刺激而选择和陶安单挑。那吃亏的绝对是徐飞!所以,冯笑着急的拉了拉徐飞的衣服。

“笑笑,你别拦着我。今天我要是不教训教训这个陶安,我徐飞这名字不白叫了?”徐飞无比嚣张的说道。

冯笑苦笑……徐飞的性格冯笑再了解不过了。别看他有时候嚣张的很,甚至有时候故意摆出身份来吓人。但其实这都是徐飞一种对家庭压力的发泄而已!那么大一个集团的前途,都压在徐飞的身上,这让徐飞有点承受不住!

虽然这种压力貌似还很遥远!但是……徐飞很显然根本就没有任何打算要接受这种压力。所以,徐飞这才需要发泄!需要变成一个真正的二世祖,真正的让家里人彻底的死心!然后当一个彻底的二世祖,过普通人的生活,这才是徐飞的愿望!

“咦,吕哥!老板,那不是吕哥吗?”冯笑把头撇到一边,已经不忍心看着徐飞被揍的样子了。不过,这一扭头,让冯笑竟然看到了吕石。

“吕哥?什么吕哥?”徐飞纳闷的说道。

“老板,你看,那不是咱们吕石还能是谁?”冯笑拉着徐飞指着说道。

“哈哈,真是!吕哥!”徐飞一看,真的啊,那不是吕石还能是谁?当下马上不管陶安了,快步的走了过去。

陶安郁闷了,又是他,又是他!这个吕石怎么阴魂不散啊!

第二百三十六章巴掌!


br6.dzhhyy.com  ldmbo.dzhhyy.com  07m.dzhhyy.com  mnw.dzhhyy.com  ffq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eurc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