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这话,苏浔上了心。

她现在的日子好不容易过顺了,可真不能被毁了去。

于是更加拍着胸脯跟康妮保证道:“您放心吧她,她要真拿了联邦的什么东西,我让她叫出来,也让父亲帮着说说话,让大人们不要计较了。”

对于之前那场通缉闹剧,苏浔也知道,但内里真实的详情却知道的不多。

大部分也都是东拼西凑在加了点自己的猜测整合而成的认知。

只觉得,她母亲肯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才惹的联邦下通缉令的。

不然怎么不去通缉别人,就弄你呢。

康妮也很满意苏浔的态度,亲切的摸了摸苏浔的头顶,“那你上点心,现在你父亲对我们好不容易认可一点,可不能让他失望了去,不然那些该死的狐狸精们该笑了。”

“就算你不是我亲生的,但身为我康妮的养女,咱家这些财产可全是要留给你的那些狐狸精还想争,我是绝对不会如她们的意的。”

也不知道原主后悔不后悔,她是想如了自己女儿的意,结果本就天生歪了的女儿这是越长越歪了。

都成了一颗歪脖子树了。

“行了,既然确定下来的话,那我就去做准备了对了,你再跟对方确定下时间,我也好给那些夫人小姐少爷们准备请帖。”

苏浔满不在乎的回答道:“估摸着四五天总能到吧,主星又不是那些偏僻的小星球能比的,星际跳跃点都设立了好几个,再远的距离,开启星际跳跃,两三天就能抵达了。”

康妮想想也是,点点头道:“那我就先给她们下请帖了。”

苏浔一心惦记着等下的约会,听说会有大人们家的公子哥参加,对此她内心雀跃不已,对自己养母的话也没那么放在心上。

敷衍的点了点头,等送走康妮后,她迫不及待的换上漂亮的衣服出了门。

一门心思都在玩乐上的苏浔早就将自己母亲忘到了脑后。

再加上养父最近对待她跟养母回温的好态度,让她忘乎所以的更加肆意的玩乐。

直到又过了三天,康妮随口超苏浔问了句,现在人到哪里了,是不是快到了?

苏浔才惊而想到,自从上一次通话后,两人之间便再无联系。

对于养母的问话,她自然回答不上来。

支支吾吾的暂时应付过去之后,苏浔赶紧的跑回了卧室中拿出那枚特定的联络器。

只是这一次,无论她如何呼叫,联络器都没亮起指示灯来。

这种情况只有几种解释,一是自己对对方拉入了黑名单,无法在呼叫对方。另外一种便是对方的联络器被损坏,自然也联系不上。

又试了好几次,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这时苏浔心里才起了淡淡的恐慌。

“不会的“苏浔拒绝相信对方会做出把自己拉入黑名单的举动。

那便只有另外一个猜测了,那便是对方的联络器被损坏了。

不由,苏浔心里升起对自己母亲的埋怨。

两人之间唯一的通讯工具被损坏,再想联系她可就有难度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b3v.dzhhyy.com  s8o.dzhhyy.com  gr78r.dzhhyy.com  1pv.dzhhyy.com  03w0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