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仍旧在武德殿的玄世璟心中倒是有些着急了,现在已经是腊月二十八了,如今还被禁足在宫中,也不知家里怎么样了,年前都是要去各府之中走动的,现如今自己回了长安,年前不去拜访一下那些个叔叔伯伯们,怎么说都是失了礼数。

在这武德殿之中,消息算是完全的闭塞了,偶尔晋阳过来的时候还能与之说上一些宫中的事情,对于宫外,晋阳所知道的,也不多,完全帮不了玄世璟。

宫外的东山侯府这几日倒是平静的很,大管家钟子朔偶尔带着人到庄子上瞧一瞧,回到城里的时候路过西市有什么看得上的顺手采办到府中一些。

虽说玄世璟不在宫外,但是对于各府的礼数却是一样都未曾落下,钟子朔亲自带着人来往于各府之间走动。

几位国公爷也知道玄世璟现在的情况,也都未曾与钟子朔往这方面多说什么,都客客气气的收了礼,叮嘱了一番说等玄世璟从宫中出来的时候定要来府上好好聚一聚云云的。

过年的气氛在长安城之中越来越多浓烈,只是身在深宫之中的玄世璟确实感觉不到了,正在武德殿中与一帮文学馆的官员们翻看李泰《括地志》的手抄本的时候,便听到太监进来禀报说太子殿下到了。

李承乾回来了?玄世璟一瞬间的错愕,转而一想,算算日子也该差不多了,腊月二十八,若是再晚上两日,那大可不必如此着急赶回长安了。

玄世璟起身,准备到殿门口迎接李承乾,刚刚从榻上站起来,李承乾便带着随身的太监走了进来。

文学馆的一众官员见到李承乾,连忙行礼,玄世璟也跟着躬身拱手。

“臣等见过太子殿下。”

“诸位不必多礼。”李承乾虚手一扶,待众多官员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上之后,李承乾才走到玄世璟身边,打趣道:“小璟何时在孤面前如此客气了。”

玄世璟笑了笑:“这不快过年了嘛,礼多人不怪,再者说了,礼数周全些,也好讨要利钱不是。”

“你这小子。”李承乾笑骂:“对了,好好的你怎么被父皇禁足在这武德殿了呢?”

玄世璟叹息一声:“此事说来话长啊。”

“那便长话短说。”李承乾没好气的笑道。

“去你东宫聊吧。”玄世璟说道。

李元景要造反的消息到现在宫里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恐怕是李二陛下暂时不打算公布出来,先让大家都过个好年吧......

真是又到了什么事情都能用“大过年的”这四个字来解决的时候了。

“恩。”李承乾点了点头,白天的武德殿,人的确不少,而且看玄世璟一脸凝重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大事啊。

“对了,父皇让我转告你,你的禁足令,到此为止了。”李承乾说道。

“恩?陛下不禁我足了?!”玄世璟看着李承乾,眼神之中透露着询问。

李承乾说道:“没错,我一回来,连衣服都没换,就去了父皇那里,也是父皇告诉我说你现在在武德殿,让我腾出空来过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你自由了,我这不从母后那里一出来,就过来了嘛。”

“那还去什么东宫啊,我禁足的事儿,改天再聊,我先回府了!”玄世璟留下一句话之后,便迅速的窜出了武德殿,往宫门处跑去。

第一百二十七章:玄氏两家

出了皇宫,感觉空气都清新了许多,没有马车,没有马匹,玄世璟步行在长安城的青石板街道上。

天气有些寒冷,看着这天气,有些阴沉,看样子今天夜里,怎么说也会有一场大雪,大雪过后,可能长安城的气候便不会似现在这般干冷了吧。

走在路上,玄世璟倒是想起来,明日还得去太史局看李淳风那道士炼丹呢,现在自己不在武德殿之中了,要想个什么借口进宫呢?好歹自己也贡献了不少鲜血,虽然说李淳风这道士打算和着自己的血来炼一锅毒丹......

不知道府中有没有给宫里送年礼,若是没有,正好借着这个由头,进宫走一趟,去看看长孙皇后。

虽然有可能是李二陛下想拿自己炼丹,但是玄世璟心中始终认为长孙皇后是不同的,长孙皇后一直反对长生这种说法,莫说道家,就连当初她病重李二陛下要为她建造佛塔祈福都被她驳了回去,不得不说,长孙皇后倒是比李二陛下务实的多。

从皇宫到秦王府的路程说长也不长,玄世璟也觉得自己好些时候没走过如此长的一段路了,往日里出门要么是骑马,要么就是石虎驾着马车,现在独自在这长安城中走走,倒也别有一番感觉。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mzxub.dzhhyy.com

8ne1.dzhhyy.com  s712j.dzhhyy.com  qtx.dzhhyy.com  23e.dzhhyy.com  omyb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