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赛前所定,云家若败,需就此失去守护家族之名。云家本是处在绝境边缘,云澈却已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反败为胜,看来,连天意,都是站在云家这一边!”

小妖后目光一斜,掠过东席,最后落在淮王身上:“淮王,对于这个结果,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淮王还未开口,云澈已经大声说道:“在淮王说话之前,容我提醒淮王一句我们两边赛前所定下的筹码,淮王殿下可千万不要忘了!你们胜,我云家离开守护家族。而我们胜了嘿!我们云家的事,你们已经可以全部闭嘴了。还有赫连、赤阳、九方、南宫、白家、啸家、林家,每一个家族都要在一个月内,交给我们云家五斤紫脉神晶!而你淮王,需在一个月内,交给我云家二十斤紫脉神晶!”

云澈嘴角勾起:“这一点,小妖后为证,天下群雄为证,你淮王,还有这七家族也都答应的痛痛快快淮王,相信你堂堂郡王,不会众目睽睽之下出尔反尔吧?”

云澈的话一出,对面的七大家族之人脸色全部变成了猪肝色。五斤紫脉神晶,纵然在立于幻妖之巅的守护家族,都是需要积累百年的命脉之晶。他们之前随着淮王答应,并让天下人为证,是无比确定着自己这边根本不可能会输,而这个“筹码”,仅仅是个放在那里的摆设而已。

如今,他们却败了

若真是交出五斤紫脉神晶,那便是等同于断送了家族的百年,而聚拢了数十斤紫脉神晶的云家,想不崛起都难上加难。他们绝对无法接受但偏偏,这是幻妖群雄齐聚的妖后大典,十万幻妖群雄,是这天下最坚实的见证者,如果出尔反尔,那便等同于在天下人面前扒掉自己的脸皮,葬送家族声望声名,让所有人耻笑和不屑。

但淮王在这时却忽然变得一点都不慌乱,反而微微笑了起来:“本王当然没有忘。这场比赛,本就是本王提起,是胜是败,本王自然都会坦然接受,绝不会输不起,更不会出尔反尔,让我淮王府蒙羞,相信众守护家族也是如此。”

“但是,你们好像完全搞错了一件事。”淮王眼睛半眯,不紧不慢的道:“这场比赛,事关着云家命运,有资格代表两方参战的人,年龄,必须三十五岁以下,身份,也必须是出自守护家族和幻妖王族。”

淮王说到这里,东席那边的众人脸色骤变,而东席那边眼睛全部亮了起来。淮王笑眯眯的道:“云轻鸿,如果本王没有记错,这个云澈,只是一个你不知道从哪里收来的义子?既然只是义子,那就是说根本没有云家血脉既然没有云家血脉,那他有何资格代表云家出战!”

第569章 搬石砸脚

妖皇大殿彻底哗然一片,云家的众长老、弟子全部站了起来,一个个眼睛圆瞪,几乎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玄罡,是玄罡是我们云家的玄罡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云澈真的是我们云家的”

“虽然难以置信,但那可是真真正正的玄罡啊!不是我们云家之人,怎么会有玄罡还是强大的青色玄罡啊!”

“他他他真的就是我云家的人啊!”一个云家长老激动的大吼道。

“这这不可能!”仲王、赫连狂、九方奎、赤阳百烈等人脸色全部勃然大变,他们盯着云澈身前的玄罡,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之前的笃定和冷笑,也被震惊和随之而来的惊恐取代,他们深深知道如果云澈真的是云家之人,他们会是什么后果。

但云澈这个云轻鸿所收的义子,一个明明三个月前才初次到来妖皇城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云家之子!三个月之前,从来没有人听过这个人的存在,就连淮王,都查不到他的来历底细,他的玄功、玄技,也都根本和云家没有半点关系。甚至,看云家众人的表情,也根本都不知道他是家族中人。

但,云澈所释放出的玄罡,却又偏偏是最不容辩驳的证明。云家玄罡,天下无双,就算它的外形可以用玄气模拟,但那独属云家的血脉气息和玄罡之力,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模仿的。

整个大殿彻底的闹哄起来,这几乎是他们一生以来,过的最波澜起伏的一天,他们本是强韧无比的神经,在一次次的冲击之下几乎要彻底紊乱。他们甚至觉得,就算是梦境,都没有今天这般离奇曲折和不可思议。

云澈身后的云外天和云断水已是彻底失去了往日的平静,一个个激动的气息大乱,甚至几乎要热泪盈眶,虽然有太大的惊讶和不解,但玄罡,是这世上最坚实的证明,他们作为云家长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玄罡认错。

面对云澈的玄罡,他们无法不激动,这绝不仅仅表示着云家今日的彻底大胜云家是云轻鸿义子,和是纯正的云家之人,那是两个天差地别的概念!云家这一代衰落不堪,沦为十二家族垫底,而且衰落之势还愈演愈烈,而云家如今有了云澈,将来何愁不盛,何愁不兴!

“淮郡王,我云家的玄罡,你该不会不认得吧?”云澈嘴角上扬,直视着淮王道。他虽然表情轻松,但实则坚持的很辛苦。他既然要在这天下群雄的面前展露自己的玄罡,那自然要展露最强状态的玄罡!爷爷云沧海是青色玄罡,父亲云轻鸿也是青色玄罡,那么,身为云沧海之孙,云轻鸿之子,他岂能在云家的灵魂之力玄罡上让他们蒙羞。

而他目前玄罡最极限的状态,便是青色。而要达到青色玄罡,则必须处在炼狱状态。

所以,这青色玄罡每一息的维持,他的身体都要承受巨大的负荷。所以,在他的声音落下时,他的手臂轻描淡写的一挥,玄罡便化作一道青色的流光,飞回到了云澈的手臂之中。

淮王的脸色还算平静,但他的嘴唇,却明显在轻微的哆嗦,面对云澈的问话,一向运筹帷幄的他,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场妖后大典之前,他本是做了长久的策划和充足的准备,他的野心,也准备在今日真正迸,在这大典之初将矛头指向云家,便是第一步,重挫对方所有守护家族和王府是第二步

他本以为自己稳稳的引导、掌控着一切。但到了此刻,他才忽然意识到,局面,根本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中,所有的一切,分明在被眼前的这个青年人所引导着包括他淮王!

从他第一个跳出来喊着要接受对战,到用犀利的词锋半逼半诈的让他们出“筹码”,到所有人以为西席已经惨败时,以一人之力连胜六人再到此刻,他忽然展露玄罡!!

淮王完全肯定,他必然是料到了自己会在他战胜辉染之后,喊出他没有玄罡,从而无资格代表云家的话来,同时喊出的,还有他若是云家之子,那么自己对“筹码”将再无异议的话来。

对于云家之子而言,玄罡之力是一种巨大的助力,但他连战六场,却是根本没有动用。为的,分明就是引他说出这番话来,让他再无半点回旋的余地。


bx86m.dzhhyy.com  wusq.dzhhyy.com  47m.dzhhyy.com  uet.dzhhyy.com  vcj.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osyc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