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包括一个入北域天君榜的北寒初,以及在九曜天宫都地位不低的陆不白。

纵是他,要完全接受今日之事,亦需要不短的时间。

北神域是个极为残酷的世界,最不该存在的东西,就连手软和怜悯。但,面不改色葬灭千万……这已不是残忍和冷血所能形容,而是真正的恶魔。

他可以预见,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这些南凰的幸存者,包括他南凰神君在内,每次想起今日画面都会不寒而栗。

他没有和云澈说话,转身摆手:“我们走吧。”

他知道,他们都巴不得马上离云澈与千叶影儿越远越好。

“恭送父王。”南凰蝉衣盈盈一礼。

没有人多言多问什么,带着深到极致的心悸和懵然离开,唯有南凰蝉衣留在原处,独面云澈与千叶影儿。

南凰神君似乎也并不担心她的安危。

“放心,今日之事,我南凰不会有任何人传出半字。”南凰蝉衣道:“九曜天宫那边也不会知道你们的名字。不过……”

“你们也着实够狠。”

看不到她的容颜,也看不到她的眼神。只是她的声音并无太大的动荡。

而若是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她的长兄南凰戬,别说如此淡然平静,怕是最基本的言语都无法做到清晰利索。

“哼,还不是因为你!”千叶影儿冷冷道。

他们现在杀的了北寒初和陆不白,但断然惹不起九曜天宫。一个上位星界的庞大宗门有多强大,他们清清楚楚。

若要真正不留后患,南凰这边也该完全抹杀……但,无论云澈,还是千叶影儿,都选择没有对南凰下手,尤其云澈,还刻意避开。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因为南凰蝉衣这个人……

云澈和千叶影儿来参加中墟之战,要的是中墟界的一片界域以及资源。事情发展到这般地步,南凰蝉衣的确是主因。无论是她和北寒初的“纠葛”,还是她各种推波助澜。

“我?”南凰蝉衣眸光轻转,落在那个目光呆然许久的白裳少女身上:“难道不是因为她吗?”

在这个白裳少女出现之前,云澈只是踩了北寒初的脸,夺了他的藏天剑,用来反试探南凰蝉衣。而少女的出现,则导致矛盾彻底激化,北寒初更是被千叶影儿一剑剁了……前后的差别,可大了去了。

“我要中墟界。”云澈忽然冷冷开口。

“好。”南凰蝉衣点头,毫不犹豫:“从现在开始,中墟界就是你的。五百年之内,你想用多久,就用多久。”

“在我离开中墟界前,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扰。”云澈继续道。

“……可以。”南凰蝉衣依然颔首:“明天开始,除你们之外,不会有任何人踏足中墟界,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把中墟界炸了都随意。”

该死的全死了,虽然九曜天宫不会知道北寒初和陆不白是怎么死的,但一定知道他们是死在中墟界。用不了多久,必须派人来中墟界。

另外,东墟界、西墟界、北墟界的界王、战阵,乃至所有观战者都尸骨无存,可想而知,接下来中墟界会是多么的不平静。

以南凰之能,挡下其他三界尚能做到,但定不可能挡下九曜天宫。

但南凰蝉衣依旧答应了下来。

她说过,云澈要的,她一定给的起。


bw2jk.dzhhyy.com  6dl.dzhhyy.com  80af.dzhhyy.com  9efy2.dzhhyy.com  de28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owxql.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