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街道比之前宽阔了两倍,到处都是现代化的建筑,路边的商店窗明几净。蜡像馆就在这个街区的中心地带,旁边还有一个不小的停车场,是整个街区共用的停车场。

下车之后,曹秋澜首先看到的并不是他们的目的地蜡像馆,也不是在远处看着十分显眼的摩天大楼,而是位于蜡像馆另外一侧的玻璃花房。这是一个鲜花市场,但不同于一般鲜花市场的脏乱,玻璃被擦洗地干干净净,地面上也看不到一点泥土,充满了整洁之美。

透过花房的玻璃,曹秋澜可以看到花房门口种着作为招牌的巨大仙人掌,以及一些长相和仙人掌肖似的大戟科植物,还有另外一些耐寒的沙漠植物。不是花儿的柔美,却也十分壮观。

“师父,我们该进去了。”张鸣礼顶着董一言锋锐的目光,战战兢兢地提醒。其实如果可以,他并不想打扰他师父看花(草?),然而人家蜡像馆的管理者都出来迎接了,不好失礼。

曹秋澜熟练地握住董一言的手安抚住了他,对张鸣礼点了下头,说道:“走吧。”蜡像馆的建筑风格和周围不太一样,是仿的欧洲中世纪的建筑风格,仅从外表来看,也是一道风景线了。不过这倒是和蜡像馆本挺合拍的,毕竟蜡像这东西,本来就是古代欧洲的发明。

蜡像传入国内的时间比较晚,虽然现在水平也已经很高的,但始终不算很流行。

其实,曹秋澜对这家蜡像馆本身就是有疑虑的,不仅仅是因为任务或者公孙峻的遭遇,还因为这事确实有些奇怪。这家蜡像馆没有政府背景,这就表示它是需要自负盈亏的。

实际上,就算是在国内最发达的城市,蜡像馆也不算是特别热门的游览地点,在泾阳港这样一个甚至并非旅游城市且交通极不发达的小城市,蜡像馆又能够招揽到多少游客呢?不会亏本吗?

商人都是逐利的,开这样一家注定会亏本的蜡像馆,本身就是一种很奇怪的行为。

比起旁边的摩天大楼,蜡像馆就显得十分低矮了,从尖顶的门廊进入之后,就是一个宽阔的庭院。庭院里铺了地砖,靠近建筑物的部分种了一排绿化植物,庭院的中间也种了几棵小树。那些小树都十分低矮,可以看得出来年份不长,很可能是蜡像馆建造的时候刚刚种上的。

这一带以前都是荒郊野外,还是新城区规划之后,才建成了现在的样子,一切都是新的。蜡像馆的主题建筑占地面积不小,不过不算塔楼的话只有三层。据蜡像馆的管理者唐经理介绍,蜡像馆的一楼和二楼都是展馆和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三楼是员工宿舍和休息室。

目前只有一楼的展馆是开放的,二楼的展馆暂时并没有放置蜡像,主要是作为工作人员的办公室使用。当然,蜡像馆的工作人员不多,所以不管是二楼还是三楼,很多地方都还空着。这次因为特殊部门的要求,蜡像馆给所有员工都放了假,只留下一个唐经理给他们介绍情况。

等把蜡像馆内的情况介绍完,再把曹秋澜他们一行人安顿好,唐经理也会离开。至于这个原本就没什么游客的蜡像馆,在曹秋澜他们离开之前则在暂时闭馆,直到事情彻底解决。

如果事后查明一切的异常都和蜡像馆的经营者无关,特殊部门也会给他们一些经济上的补偿。若是相反,那自然是按照法律,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另外,为了避免幕后黑手畏罪潜逃,虽然特殊部门并没有拘禁他们,但在事情查明之前要求蜡像馆经营者所有员工不得离开泾阳港。

若是有不得不离开的原因,也必须提前向警方提出申请,核实之后才能离开。并且在泾阳港之后,必须随时向警方汇报自己的行踪,以方便特殊部门掌控他们的动向。这一系列的要求,可以说是让不知情的员工莫名其妙兼憋闷的慌,然而唐经理的态度却十分热情,丝毫看不出不满。

曹秋澜多看了他两眼,不太确定这人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暂时倒也不需要追根究底。

唐经理给他们安排的住处也在三楼,倒不是原先员工居住的房间,三楼的空房间很多,唐经理给他们准备的都是原先没人住过的,还换上了全新的被褥和生活用品,可以说非常细致周到了。

蜡像馆内也有厨房,但并不在这栋建筑里,而是他们从门厅走进来之后在庭院里看到的另外一处低矮的建筑。哪里从建设之初就是准备专门用来作为厨房和员工食堂的。

把一切都交接好之后,唐经理便告辞离开了,整个蜡像馆只剩下曹秋澜他们一行人,而距离任务开始还有一天的时间。安置好行礼,众人看向曹秋澜,等待他发号施令。

曹秋澜想了想,说道:“先去楼下看看吧。”之前介绍的时候,唐经理只说了一楼和二楼的功能,至于具体的他并没有多说,也没有带他们进去看过,所以他们还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众人没有异议,一起向二楼走去,就连公孙峻也有些好奇二楼是什么样的。他来蜡像馆参观的时候,二楼并不对游客开放,当然现在也是没有开放的,所以公孙峻之前根本没上过二楼。

实际上,当时独自进来参观的时候,公孙峻被一楼的蜡像吓得不轻,一点参观的心情都没有。那时候就算二楼对外开放,他恐怕也不会愿意上来,但现在就不同了。

现在和曹秋澜他们走在一起,公孙峻十分有安全感,只觉得一切牛鬼蛇神都伤害不了他。恐惧之心褪去之后,好奇之心自然也就上来了,脑子里还冒出了各种奇异的脑洞。

但和公孙峻想的没什么关系,蜡像馆的二楼可以用空旷来形容。二路的展厅多数都是空着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可能是没有足够的蜡像可以把它们填满的缘故吧,也难怪并不对外开放了。

进门之后,展馆的左手边几块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石头摆成了海边崖壁的形状。

崖壁一块突出的石头上站着一只鸟,鸟儿背毛黑色,腹部和脸颊毛白色,鸟喙和爪子是橙红色的。可以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一只水鸟,因为它的爪子上有蹼。小鸟体型不大,身材圆润可爱,至于它的种类,在场的众人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周围也没有标签,他们就无法判断了。

这只鸟歪着脑袋,可爱呆萌活灵活现,若非一动不动,简直就跟活的一样。即便它不会动,众人的第一反应也是标本,但仔细观察之后他们确定这确实是个蜡像。

虽然还没有看到一楼展馆里的人物蜡像,但仅看这只鸟曹秋澜就对网上评价的“栩栩如生”四个字有了一个直观的体会。除了太像之外,曹秋澜他们并没有发现这只鸟有什么问题,只是猜测莫非蜡像馆的经营者,打算把二楼建成一个动物蜡像馆?这倒是能够改变蜡像馆给人的恐怖印象。

毕竟被一群仿佛真人的人物蜡像盯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若周围是一群活灵活现的动物蜡像的话,那给人的影响就变成了可爱和萌了。就像这只不知名的水鸟,虽然真的很想活物,但即便是公孙峻,也丝毫生不出恐惧之心来。他们继续往前走,没过多久又发现了一只狗的蜡像。

这是一只蹲坐在墙边的大黄狗,它的两只耳朵耷拉着,棕色的眼睛睁的不是很大,显得有些没精打采的。它脸上的皱纹,微微吐出的粉红色舌头,胸腹部的一撮白毛,以及线圈和牵引绳俱全。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qxzru.dzhhyy.com

3eonf.dzhhyy.com  oewt.dzhhyy.com  tej.dzhhyy.com  oa53m.dzhhyy.com  a3b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