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泰虽然不太理会朝政之事,但是这不代表他是个反应迟钝的人。

自己这位弟弟,是摊上大事儿了。

晋阳心中的感觉很不好,相对于李泰来说,她所知道的事情算是多的,因为李治与武媚之间的种种,加之被调派到岷州,转而调任金州,晋阳心里就知道,自己九哥心中的想法还是没有消退下去。

而这一次,父皇怕是再难容忍九哥了……

“不行,我要去见父皇。”晋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兕子,没用的,现在就算你去见父皇,也改变不了稚奴回长安的结局,你这又是何苦呢?父皇不会对稚奴怎么样的…..”李泰劝道。

任谁都能看出来,现在自家父皇正在个气头上,兕子现在去甘露殿求情,不是火上浇油又是什么。

“不一样的,四哥你知道的太少。”晋阳说道:“今天我一定要去甘露殿见父皇,四哥就先回去吧,兕子也不妨透漏给四哥一个消息,九哥……是因为有了不该有的心思,所以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李泰一愣,随后恍然。

兕子的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这不该有的心思,怕是被父皇知道了,而且纵观这三年,父皇一直在给稚奴机会。

这下,一切都清楚了……

第一百六十四章:逼近的真相

晋阳急匆匆的去了甘露殿,而李泰,也不便在这暖阁多停留了,方才兕子的一句话将李泰惊出了冷汗,带着自己的随从就回了魏王府,他需要好好的冷静下来想想这三年发生的事情,自己的弟弟,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发觉到,明明是连兕子都看出来的事情。

而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皇兄,大唐的太子殿下……

怀着复杂的心情,李泰连自己怎么回到魏王府都不知道,身后的随从只见到自家王爷事论落魄的朝着书房走,好几次都差点儿撞到柱子上。

这是宫中出什么事儿了?

是了,应该是因为晋王殿下的事儿,不过话说回来,晋王殿下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弄的整个长安现在气氛都严肃了起来,有些风雨欲来的意思。

人都有好奇心,更何况是整日跟在李泰身后的侍卫。

走到书房门口,李泰回过头,对着自己的侍卫说道:“在外面守着,本王谁都不见。”

说完,自己推开书房的大门走了进去。

“砰”的一声,书房的大门被李泰关了个严实,留下两个随从在书房的大门外面面相觑。

宫中,甘露殿。

“陛下,晋阳公主求见。”德义在李二陛下耳边小声说道。

“让她进来吧。”李二陛下说道。

这个时候能让李二陛下心平气和的召见进甘露殿的,估计也只有晋阳公主了,先前来了这么多御史台的大臣,都被德义打发回去了。

“儿臣见过父皇。”晋阳在殿中央,施然行礼。

“免礼,过来坐下说话吧。”李二陛下说道。

晋阳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兕子这是来,为稚奴求情的?”李二陛下问道。

晋阳摇摇头:“不是,儿臣是来劝父皇莫要伤心的。”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rbutq.dzhhyy.com

hoy.dzhhyy.com  44qcj.dzhhyy.com  3hha.dzhhyy.com  mmd.dzhhyy.com  nt48u.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