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铃木园子愣了愣,然后从后座下来了点,站在车门后,有些疑惑的望向他。

“啊,”陆生听到她不怎么走心的惊叹:“又是你啊。”

奴良陆生的动作一顿,侧过头来看了看似乎不以为意的巧克力糖小姐,又捏住了受伤不断挣扎的小乌龟,叹了口气,叮嘱说:“你们直接离开吧,之后应该都不会有事了。”

园子:“唉?”

然后她一低头,正看到他提着的小东西。

——感情这又是来救她的吗?

园子觉得这还挺神奇的,就好奇的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怎么这么热心肠?”

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她。

也没听说过什么妖怪这么乐于助人啊?

陆生的神态却为之一动。

他帮了她两次,都正好能被她看到,有个家伙怕是守了她十好几年,可她却一无所知呢。

于是继昨晚之后,哪怕此时那武神正在和原野的长老为了她的家业据理力争,她还是只会记得:是那个救过她一次的妖怪少年,再次拦下了准备袭击她的妖怪。

她依旧只会记得我。

奴良陆生一侧身,铃木园子以为他是要走了,可顺口的说了句谢谢啊。

这是个陌生妖怪,又不是她们家夜斗,好心帮了忙当然要认真道谢才行!

这声“谢谢”说的真心实意,映的她的笑容也温和好看了起来。

陆生被她这一笑,想到昨天祸津神从满身杀气到怕吵醒她时突然悄无声息的转变,看着她自然的笑脸,突然有些感慨:这就是神明也想要守护的东西吗?

没等到“不客气”这一标准答案的铃木小姐收起笑容,疑惑的歪了歪头。

整齐的棕色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划出好看的弧度,路灯映照下,高光的部分仿佛印着金芒,显得这位小姐越发的娇软精致又昂贵。

——因为她被小心的守护着。

祸津神是连掌心都充满荆棘的神明,武神是满身由刀枪武器装备起来的神明。

然而神明将长满荆棘的手掌收敛瑟缩着,把花朵拢在安全又柔软的容器里,将武器竖在自她以外的地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怕会惊吓着她。

但是花朵不知道。

她自由的摇曳着花瓣,舒展着自己身体,放出甜软怡人的香气,可高兴可高兴的绽放着。

然后某一天,路过的妖怪冲她笑了笑,浇灌了些微不足道的清水。

那朵一无所知的鲜花便惊讶的摇摆了起来,她单纯的觉得这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于是毫不遮掩的为他绽开了花苞。

妖怪不是很好形容那种感觉。

但是在他的视角看来,在神明笼罩的荆棘缝隙里,笑着为他传出香气的花朵,奇异的让他产生了某种满足感。

最起码此时此刻,在这种满足感的推使下,哪怕她灿烂的感谢对于那位神明来说是没心没肺的,但奴良陆生奇异的发现:她和昨晚某一瞬间给自己的感觉如出一辙。

都是是美丽的。


kvj8.dzhhyy.com  2yh5.dzhhyy.com  2gt.dzhhyy.com  u1icu.dzhhyy.com  kryk1.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ubo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