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没办法,开始打电话:

“韩哥,我海子啊,这么晚打扰您不好意思啊,就是这个今晚上抓来的何嘉美啊,她。。。。。。”

海子陪着笑脸跟那边的人解释,末了请求道:

“您看,您现在能不能过来一趟?”

何嘉美听着那边答应过来,暗暗松了一口气:

费了这么老鼻子劲儿,演了这么久,终于有了一点进展!

看来她这两年的表演课没有白上,至少蒙过了这两个绑匪。

演员也不容易,她这又哭又闹,又滚又吐的,硬生生整出了一身的热汗!

袅袅看着海子和他女人上楼制止何嘉美去了,其他三个男人也分头各自行动。

她屏息跟在阿水身后,看他出了屋子,抬腿朝左侧的那两间棚子走去!

棚子里蛛网遍布,乱七八糟的堆着各种农具,阿水来到靠山的这间,打开一个大水缸的盖子,一声轻响过后,消失在缸里面!

地下室的入口应是在里面了。

袅袅静静的伏在棚子里,等着阿水出来。

半个小时后,又是一声轻响,一脸靥足的阿水钻了出来。

待他走远,周围也没有异样,袅袅用随手从何嘉美房间里捞来的丝巾蒙住头脸,掀开盖子,按亮手机屏幕,朝缸内看去——

水缸是固定好了的,缸底中间一条细微的裂纹,袅袅摸索着找到一个小小的按钮,一按,缸底轻响着往两边收拢,眼前出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下面是仅容一人通过的向下的台阶。

盖好水缸的盖子,袅袅一纵身就跃了进去!

洞内很干燥,空气也还清新,十来个台阶后,眼前出现了一道铁门,一把大铁锁锁得严丝合缝。

袅袅用巧劲一震,大铁锁“咔嗒”就打开了。

推开门往里望去,里面是个圆形的窑洞,分成两个房间,同样装的是铁门。

其中一个房间有隐约的啜泣声传出,还有一道疲惫的女声说道:

“哭什么?反正没有力气反抗。我看这个叫水哥的似乎挺喜欢你的,跟着他不可能的话,不如求他把你卖到好一点的人家,好歹不用太受罪。”

哭声继续,也不知听进去了没有。

袅袅走近,两个洞里都关着人。

再次按亮屏幕的瞬间,一把小石子从铁门的缝隙射进两个房间,没等里面的人发出声音就齐齐哑了口。

全是女人,年龄从十五六岁到二十一二不等,一共18人,一个个面色憔悴满身脏污。

经过阿水刚才那一遭,大多数人都清醒着。

她们发现进来的不是这段时间来过的任何一个人,而是一个高挑的女人,不少人立刻围到门口,隔着铁门上的栏杆无限希冀的看着袅袅。

“你们来这里多久了?现在什么情况?”

袅袅轻声问道,挑了一个看上去最精神,最理智的女人解开了哑穴,一根手指竖在她唇间,示意她轻声。


ua2v.dzhhyy.com  49eli.dzhhyy.com  7gsit.dzhhyy.com  q7rh.dzhhyy.com  bcvu8.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yzto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