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来是古前辈。 Δ”

四人刚刚腾空飞起,右方,一个颇为爽朗的声音传来。

来者青年相貌,一身青衣,身材中等,长相很是平庸,可以说毫无特点,玄力气息大致在霸皇境后期,但在这强者如云的至尊海殿,他的脸上却尽是狂放与傲然。

他不紧不慢的飞身而至,来到古苍真人身前,拱手道:“晚辈有礼了。”

“原来是少剑主。”古苍真人微微颔,赞叹道:“短短十数年不见,少剑主修为竟是如此精进,想必尊父定然欣慰不已。”

“少剑主”三个字让云澈和夏元霸都是眉头一动。

天威剑域的少主轩辕问道!

“哈哈哈哈,”青年男子却是大笑一声:“古苍前辈的夸赞当真是让晚辈羞煞万分,和令徒夏师弟相比,晚辈这点修为简直如皓月之荧光,根本不堪一提。”

话语是在自谦自嘲,但音调却是傲意满满。他的目光从云澈、夏元霸、凤雪児身上一一扫过,笑意更盛:“皇极圣域夏元霸,凤凰神宗雪公主,冰云仙宫云澈,如今名震天玄,公认当世年轻一辈最强三人。在下天威剑域轩辕问道,对三位早就神往已久,没想到今时竟能同时得见三位,真是有幸。”

夏元霸稍稍向前,刚要开口随意客套几句,轩辕问道却是仿佛没看到他的举动一般,一双眼睛直视凤雪児,自顾自的道:“尤其是听闻雪公主不但天资惊世,容颜更是倾国倾城,有着天玄第一美女之称。如此天赐容颜,若是被区区一层薄纱遮掩,光华尽敛,岂不甚为可惜。不知可否赏脸,让在下一睹天玄第一美女的芳颜?”

论玄力修为,云澈三人中的任何一个都要远胜轩辕问道。但轩辕问道在他们面前却是毫无敬畏感,赫然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然姿态。

因为他是轩辕问天的儿子,天威剑域的少剑主,未来的圣地之主!

若仅仅是傲然也就罢了,毕竟他身份在那里。但他的姿态,还有向凤雪児说的话,却是裸的无礼!

甚至还有蔑视与挑衅的意味。

古苍真人眉头一动,侧过身来,却是没有说话。皇极圣域之外,至尊海殿、日月神宫、天威剑域都立有少主,这三少主之中,便以轩辕问道最难琢磨,城府最深就如他的父亲轩辕问天。

不过他确信以云澈之能,完全可以轻松应对有着挑衅之意的轩辕问道。

夏元霸眉头一耸,几欲动怒。若是身边是其他人,这轩辕问道他懒得理会。但其针锋相对的还有云澈和凤雪児,他的怒气几乎是瞬间就窜了上来哪会管他是不是什么剑域少主。

凤雪児轻柔平淡的道:“雪児不过是蒲柳之姿,难以入目,让少剑主失望了。”

“我的雪児当然有着倾国倾城之容。”凤雪児声音刚落,云澈已是不咸不淡的开口,他双手抱胸,虽是在和轩辕问道说话,却是目光垂下,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如果你想看的话,那在下只能送你一个字。”

“哦?”轩辕问道饶有兴趣的道:“不知云宫主是何见教?”

云澈依然目光低垂,嘴角似笑非笑,声音冷淡如水:

这一个字出口,古苍真人手中的拂尘明显颤了一下,凤雪児和夏元霸也都是吓了一大跳。

“哈哈哈哈”轩辕问道先是一愣,却没有生气,反而大笑了起来:“早就听闻云宫主傲气冲天,天下无可惧之事,连我天威剑域也从未放在眼中,如今一见,传闻果然不虚。也难怪我剑域两位长老在云宫主手上落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甚至还差点出手击毙我剑域九长老之爱女。”

“呵,”云澈低低冷笑一声:“既然知道,那你还不赶紧滚远一点,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在这里把你给毙了!”

轩辕问道的脸色终于微变。

他隐隐的感觉到,云澈的这句话绝不是在单纯的恐吓或示威,而是真的有可能就在这里出手把他给杀了!

以云澈的实力,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

虽然轩辕问天告诫过他魔剑大会之前不要接触云澈,还尽可能的不让他感觉到任何异常,但方才见到云澈,他还是按捺不住的凑了过来展露他的少剑主威势。一半是为了怜悯马上就要成为他们手中玩物的云澈,一半,则是想目睹一番“天玄第一美女”凤雪児的真颜。

却是忘记了关于云澈的诸多传闻中,传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的疯子”!

杀天威剑域的少主这件事没人敢做,甚至没人有胆量说出来,连想都不敢想。


i1u.dzhhyy.com  hypsv.dzhhyy.com  7b8ce.dzhhyy.com  vpahv.dzhhyy.com  v62ym.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zqmcp.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