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此处,王挑眉:“比起她,我倒是希望,你我之间能找事干,或者干点事。”

伊什塔尔不解的扭头,看到了王嘴角颇具暗示性的笑容:“所以绕了这么多,你是在暗示我对吧,吉尔?”

诸神从这片土地上离开,金星女神那时已经暴露,她与吉尔伽美什的规划自然也已经不是秘密。

当明确了眼前败局由谁导致,诸神的报复让伊什塔尔只能选择离开,而留在冥界的艾蕾什基伽尔,就成了伊什塔尔托付的对象。

“多少也对艾蕾好一些吧,吉尔。”不明白为什么王就是不愿意和艾蕾好好相处的伊什塔尔,颓败的叹气,“当年打仗,要不是艾蕾悄默声的把乌鲁克战士的灵魂送出来,你哪来的用不完的战士啊。”

王想到了那个被他拦在了召唤阵前,甚至还放出豪言壮语的Lancer,眼神复杂的瞅了一眼伊什塔尔:“你知道有种讨厌,叫做‘和女友相处时,男友只配拎包’么?”

……你知道的很多啊,王。

……听说过‘好兄弟一起抵足而眠’么,王?

……说实话,我怀疑你和恩奇都的关系很久了啊,王!

大家既然都半斤八两,谁都别嫌弃谁了啊。

伊什塔尔和吉尔伽美什默契别开眼睛,一个继续围观不远处站在角落的阿周那注视着拉车的迦尔纳,另一个低头继续用手工刀削木头,抛弃了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

“抽空,给艾蕾介绍个男孩子吧。”过了好半响,不知是谁补充道。

始皇陛下走上平台时,看见的就是这个沉默的小世界:“看起来朕来的不是时候,”嘴上这么说,始皇陛下却没停步,“这些日子记得去制造司,你的马安娜改工已经完成了。”话说完,人也已经停在了伊什塔尔身侧。

听闻这个消息,伊什塔尔的眼睛瞬间亮了:“陛下让他们做了什么改装?”

“你自己去瞧瞧,不就知道了。”始皇帝比伊什塔尔高出了一个头的距离,此时小姑娘仰着头,一双亮闪闪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心下一软。

随抬手揉乱了她金色的头发:“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女神了,还这么喜形于色。”

被偶像夸奖的喜悦,伊什塔尔双手捂着自己的头顶,裂开嘴笑的开心。

傻兮兮的模样,让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头:“东方的王,”他知晓过去自己错过了太多关于伊什塔尔的事情,可即便知道,此刻看到伊什塔尔的模样,也让他觉得异常刺眼,“关于伊什,本王也的确要多谢你的照料。”

停顿:“她那骄纵的脾气,想必给阁下惹了不少麻烦吧。”不动声色的宣誓主权,“若是有什么失礼之处,请务必告知于本王。”

“怎会,”始皇帝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串糖葫芦,递给了伊什塔尔,“自家的孩子,骄纵些也无妨。倒是裁决王愿意讲乌鲁克托于伊的举动,让朕颇为感动。这样的锻炼,对于她来说也的确难得。”

伊什塔尔欢快的咬下了一颗染了糖的山楂,并未注意到两个王者之间的博弈。这让吉尔伽美什的脸色变得不悦,而相反的,始皇陛下相当的愉悦,甚至乘胜追击:“毕竟当年朕捡到她的时候,这个傻孩子一问三不知呢。”

“哎?”听到这里,伊什塔尔急不可耐的打断了始皇帝,“陛下,你说这个作甚。”谁能想到传说中羽化而登仙,开创了历史的始皇帝陛下,还有那样的恶趣味啊,“那么丢人的事情,换个话题吧。”

这种心上人和别人有秘密,我却不知道的感觉,让吉尔伽美什有些火大。可的确,那些他遗失了的岁月,是无法挽回的:“你丢人的事情,也不缺那么一件两件愉悦本王了吧。”

伊什塔尔翻白眼,将自己手里的糖葫芦串想象成了吉尔伽美什的脑袋,愤愤的咬下了一大口:“哼,别以为本女神不知道,王,西杜丽什么都告诉我了!”

感激Caster分享的乌鲁克,她可是从西杜丽那里听说了很多事情呢。

比如沉迷收集金星女神物件的王,和明明厌烦看泥石板,却因为女神喜欢王文质彬彬的模样,所以拿着书装文人的举动——“如果你是故意想想激怒我,我告诉你,那你成功了。男人,你充分的吸引了本女神的注意力。”

伊霸总昂着头,一脸骄傲:“全乌鲁克都是本女神的,你,也不例外!所以,准许了,”她学着往日吉尔伽美什的样子,尬词,“你可以喜欢本女神!”或许是身后有最强力的外援,女神已经开始得意忘形了,“甚至,本神允许你剩下本神的孩子。”

“朕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你,黄金的。”始皇陛下看着单手举着糖葫芦,一脸‘我要征服天下’表情的伊什塔尔,深感他不小心培养出了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后辈,祸害乌鲁克的愧疚,“黄金的,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幸好,闺女是泼出去的水,以后祸害不了他们大秦。

吉尔伽美什:……觉得这种让人生气的态度,即便是这个时候还不忘宣誓主权的行为,还真是熟悉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apcyk.dzhhyy.com

boeqc.dzhhyy.com  4putx.dzhhyy.com  h2vw.dzhhyy.com  ae41.dzhhyy.com  pnn8.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