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月行还没来得及想清楚,面前的人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啊”了一声,无奈道:“是啊。”

……这就和安月行预计地反应相去甚远,让她甚至以为自己有点自作多情。

但是没办法啊,再怎么的刻骨铭心的痛苦给拉出来巡回演出,林木一也没法太伤心了。

安月行皱眉看她一眼:“我得杀了你。”

林木一扭头不说话。

……明明都是你失忆的错!结果每次都杀我!

安月行给这个小孩子生气的模样弄得不知怎么反应,看着她的后脑勺:“转过来。”

林木一只好扭过头对着她,眼睛一低,盯着地板。

“……”安月行忽然觉得好笑:“你不怕我?”

林木一吸吸鼻子:“怕。”

安月行凑过去,看着她的眼睛:“那怎么不哭?”

这回林木一给一愣,偏离了主题心想……原来阁主失忆了也知道自己惦记着想看她哭?

她偏过头去:“我有什么办法。”

安月行竟然好心给她解释:“我大约能看出来自己失忆这一年大概发生了很多事,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应该不是你说的那样,仅仅是止于肉体。

你喜欢我,甚至或许我也喜欢你。但是我毕竟忘了,忘了就和没经历过一个样……你知道我不喜欢自己身上有弱点的感觉。

我该趁忘记的时间杀了你。”

林木一点点头:“我知道。”她跟了安月行两辈子,这点东西还是明白的。

安月行便笑眯了眼睛,摸摸头给她顺毛:“木一真乖。”她一边笑一边按住她跳动的动脉,凑过来吻她的嘴唇,温柔地用牙齿打开她的门关,同时收紧指。

林木一心想,杀人还给临终关怀?一边凑过脖子,打开了嘴唇接纳那温软的舌头,感受两种意义上的窒息。

她心想自己就要死了,这一次竟然如此平淡——她才想起自己从来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痛苦……求而不得的苦她试过一次,但是她得到过了。

那些日子的每一天都能给予她巨大的庆幸,就算她立刻死去或者忽然失去一切,都能抱着那回忆安然永久。

这就足够她满足。

腥甜的味道慢慢填满她的口腔,又被灵活的舌头一卷而过,昏沉之,她忽然感觉到什么不对——

安月行哼着歌描摹她的五官,牙齿凑上她脖颈上的淤青,缓缓地磨,让她痛得打哆嗦。

“首领!”她喃喃。

安月行不出意料又从这平淡里听出不满:“痛啊?”

林木一委屈地点点头。

但她只是哼了一声:“忍着。”埋头舌尖一路向下,看样子又是白日宣淫的一天。

林木一喘息无门:“……”还不如杀了她。

可温存之后,林木一凑上去给安月行扣扣子,虽然僵着表情,“讨好”两个字就差写在脸上了。


ummck.dzhhyy.com  e839.dzhhyy.com  1a4r.dzhhyy.com  gsr.dzhhyy.com  mn1.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as.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