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夫人、保镖、仆……额……妇……”

“那个……少当家……”向前有点忍不住生理反应——想作呕到忘了自己的脸跟向后不分伯仲:“能不能……让向后也扮成仆从。”

“那不行,两个夫人,怎么能连一个仆妇都没有,会引起别人怀疑的。”聂云川说着,眼睛却始终也不看向后,只盯着向右道:“你不错,很像我妈。”

向右冷着脸:“少当家,你见过你妈?”

“肯定见过呀,我不是我妈生的?”

“可是大当家说,你一生出来,你妈就死了。你没睁开眼,他就把你抱开,怕吓着你。”

“我去,婴儿怕吓着什么。”聂云川吐槽着,心中却流过一股暖流。这时候,聂云川背后卧房的门被轻轻推开,面前的三个人眼光一下子全亮了,连向后的脸色都好了很多。

聂云川急忙转过头,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心跳扑扑通通地漏了好几拍,在胸膛里乱跳起来。

一个素雅娴静的“美女”立在门口,肤白如雪,身材妖娆。俯首含羞,风情万种。

聂云川看得目不转睛,浑然忘了身处何处,只喃喃地自语道:“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喂,少当家!”向前伸手在聂云川眼前晃晃,聂云川才醒过味来,急忙掩饰着对女装的姜麟傻笑两声道:“你这个少夫人,是最合适的,呵呵。”

其实方才的什么“倚门含羞”,都是聂云川想象出来的。姜麟的脸倒确实涨得通红了,表情却并非风情万种,而是愤愤的想咬人。

“聂云川,虽然你救了我,但是……”姜麟咬着后槽牙,伸手拉拉有些短的衫袄:“非要扮成这样才行吗?”

聂云川双眼一刻也不离开地点点头:“当然,我们几个方才已经在烤肉店被众多人等目击过,缇骑若是分派人手在镇子上查问,这么小的地方,几个生人还是很容易露陷的。”

“况且你的脸缇骑那么熟识,若不装扮成他们完全想不到的人,怎么会轻易骗过,他们也不是混饭吃的。”

“可是也不用扮成女子吧。”

“女子怎么了。”聂云川伸手将向后从向右身边拉过来:“我兄弟为了你都扮了女子,牺牲这么大,你为啥不能扮。”

姜麟没有提防,一下子被向后的模样吓的噎住了气息,“嗝嗝”地打起了嗝儿。聂云川无奈地笑笑,过去伸手按了按姜麟背上的穴位,才算止住。

“行……行啦,我知道了,非常感谢这位兄弟,只是……”姜麟努力地让自己显得彬彬有礼,却控制不住腹中涌动的生理反应。

“放心,你是少夫人,‘后嬷嬷’是服侍我妈的,他们在一起就行。”聂云川说着上前搂住姜麟的脖子:“我的夫人,我自己来服侍。”

姜麟面色更红了,一把推开聂云川道:“别胡说,只不过是权宜之计。”

旁边向右三个被“后嬷嬷”这称呼挠到了笑穴一般哈哈笑起来,向后的脸色更难看了。

正乱着,门外传来店小二的声音:“客官,麻烦开一下门,有官爷来查房。”

聂云川面色一正,给大家使个眼色,向家四兄弟表情变戏法似的瞬间收起来,仿佛排练过一样各自归位,立刻一副小康人家其乐融融的场面尽显。

姜麟差点又被几个人的默契配合下的打起嗝来,正手忙脚乱地想自己是该跟向右一起去做针线呢,还是去向后整理的茶桌前喝茶呢,却被聂云川一下子推进卧房。

“哎?你干什么……”姜麟的问句没说完,人已经被聂云川按在床上。

“别动!也别出声!”聂云川将一根手指抵在姜麟嘴唇上,阻止了他想继续问话:“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你是裹着披风的。现在便假装病重,尽量别露出正脸。虽说变了装,但也要以防万一。”

姜麟恍然,不禁感慨聂云川心思缜密。毕竟,缇骑对姜麟太熟悉了,其中有目光锐利的,透过变装认得出他也未可知。

当下点点头,拉过被子盖上躺好。聂云川笑笑,伸手在他头发上揉了一下:“好乖!”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姜麟咬咬嘴唇,将被子蒙到头上。聂云川那个说着“好乖”的温柔微笑,跟他一起钻进了黑暗里,居然怎么赶都赶不走。


tyov.dzhhyy.com  sxj.dzhhyy.com  yup.dzhhyy.com  h6er.dzhhyy.com  juu9.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cbyl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