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就抱着蔺羽的脖子,踮起脚用力亲他:“你怎么这么好呀!”

他不贪功。能为她扬名的地方,他从来不吝啬。因着他做的这些事,她的日子好过许多。

蔺羽搂着她,将她拗在怀里,几乎把她的腰拗断,在她耳边低低地道:“还有四个月。”

还有四个月,她就十八岁了。

莹莹顿时害羞起来,又觉得高兴,她快成年了呢!想起那件事,心里满满都是期待,抱着他又蹭又跳:“你怎么这样呀?天天想着这个!”

蔺羽便抱着她亲。

“侯爷,皇上来了。”忽然,下人在外面汇报。

蔺羽的眉头皱了起来,放开宋莹莹,眼里透着厌烦。

“他怎么又来了啊?”莹莹也有些不高兴,撇了撇嘴,从他怀里退出去,“我出去躲一躲。”

这个皇上蛮神经病的,曾经喜欢“钮祜禄莹莹”,还把她错认为阿颂。莹莹不想招他,每次他来府里,她就躲出去。

蔺羽舍不得她躲出去,但是谨慎起见,还是让她避了出去。

皇上这回来,又是找蔺羽喝酒、诉苦。

蔺羽都听烦了。垂着眼,为他倒酒。

“朕又梦到阿颂了。”皇上的眼底有着血丝,痛苦地仰头灌酒,“朕好后悔。朕逼死了她。是朕逼死了她。”

又去揪蔺羽的衣领:“你为什么不拦着朕?为什么?”

蔺羽挥开他的手:“你们的事,我不掺和。”

两人说好,他们喝酒的时候,只是兄弟,没有君臣。因此,蔺羽这样不敬,皇上也不能恼他。

“你不掺和,结果就是阿颂死了!”皇上大吼道,“你从前也喜欢阿颂!你现在娶了钮钴禄氏,就把她忘得干干净净!如果阿颂地下有灵,也不会原谅你的!”

蔺羽冷冷地看着他:“我不怕。”

他从来没喜欢过阿颂。他有什么好怕的?

皇上怔怔的,颓然软下去。

他每次来,只是诉苦,并不多提莹莹,蔺羽虽然烦他,却不怎么恼他,尽着一个忠臣、好兄弟的职责,劝道:“想开些。来,我陪你喝。”

皇上闷头饮下。

一转眼,到了皇后娘娘的千秋。

宫里办得很热闹,宴请了大臣和命妇门,做了很大的排场,为皇后娘娘庆祝。

出门前,蔺羽对宋莹莹道:“别乱跑,有什么事也别怕,差人去叫我。”

他小心惯了。何况,他受过一次吓,过了三个月才见到她。那三个月里,他每天都度日如年。后来回想起来,每每后怕不已。再来一次,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住。

面对他的反复叮嘱,莹莹乖巧点头:“好。”

蔺羽仍不放心,塞给她一把小巧的匕首,叫她收好。

“不必如此吧?”莹莹惊道。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bu6f.dzhhyy.com  86jk.dzhhyy.com  urjl.dzhhyy.com  f6o.dzhhyy.com  nj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