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何太后大怒,什么叫凤栖宫无主?她现在住着的就是凤栖宫,莫不是这两个小白眼狼现在就要将她赶出去?!

“对了太后娘娘,”钱浅不等愤怒的何太后开口,就又笑嘻嘻的说道:“说起来三年孝期将满,若是皇上大婚,凤栖宫也需要早早收拾了。不如这两日先将宁寿宫收拾了吧,太后娘娘挪过去,离我的怡心苑近些。我见识短浅,帮着皇上照看六宫事宜总是心虚的,万一有事,我好就近请教太后娘娘。”

听了钱浅的话,何太后的脸都气青了,合着这哥俩今天来都商量好了,是来逼宫的。但今时不同往日,何太后清楚她想要拿捏皇帝已经不容易了,眼下她唯一的依仗就是手中的权利,好在后宫权柄还在她手中,她决不能轻易把权利交出去。

“这孩子,怎么大白天的说起胡话了。”何太后僵了一秒,冲钱浅露出慈和的笑容:“未嫁的女孩子替哥哥管家,别说在宫里,就是平常人家也是不像样子。看来皇上还是要尽快充实后宫,也省了公主操心。我看年纪长一些的女孩子就很好,懂事,给皇上省心。”

“原来太后娘娘喜欢年纪长一些的儿媳妇。”钱浅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本宫觉得太后娘娘说得准没错,晚些嫁人定然更讨婆家喜欢。”

“正是!”穆熙敬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所以阿满你也勤快些,以后掌六宫事宜,好好学学管家,在宫里多学学,省得以后嫁出去被婆家嫌弃,给朕找麻烦。”

“皇上既然如此不放心,不如将公主送来给我调教。”何太后脸上虽带笑,带语气却已十足冰冷:“教好了规矩嫁人,皇上也放心些。”

“规矩方面朕自然是放心的。”穆熙敬语气很随意地答道:“阿满自小就是由朕亲自教养,只是这么大个女孩子了,不学着管家可不成。”

“皇上是觉得哀家老了,不能替皇上掌管后宫了吗?”何太后脸上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三年孝期未过,先帝尸骨未寒,皇上就想将哀家这个未亡人赶到宁寿宫等死?我朝以仁孝治天下,皇上如此对待哀家,就不怕朝中物议如沸?”

“太后娘娘此言差矣。”火线队长钱串子同学立刻冲锋在一线:“皇上正因为孝顺,所以才想让太后娘娘早日颐养天年。儿子都大了,还让母亲劳神管家,可不是不孝嘛!再说,宁寿宫是历任太后居所,又不是冷宫。皇上请太后娘娘迁居宁寿宫,怎地就成了‘等死’。”

“哀家与自己的儿子说话,没你这个外人插话的份儿!”太后一巴掌重重拍在炕桌上:“如此没规矩,还不退下!”

“既然母后乏了,那咱们就走吧。”穆熙敬和钱浅一起站起来:“是朕没管好妹妹,惹母后厌烦了,还请母后恕罪。不过等母后迁居后,清净日子有的是,就别为这点事儿着急上火了。还请母后将皇后玉印和六宫掌事牌子交给阿满,我们即刻就走,绝不惹母后厌烦。”

第1193章:皇上,请您尽快回宫(40)

何太后当然不会轻易就范,但她手中可用的牌也不多。两天之内,钱浅的怡心苑来过几批可疑的小燃嗪凸豢上嘲敫鲈鹤拥奶旒酪膊皇浅运氐模龌使兔挥斜肉脑犯踩裙痰谋だ荨

何太后折腾了几回,不论是下毒还是放火,统统都没办法得手,钱浅像是看笑话似的由着她折腾。谁知事情拖久了,钱浅还没烦,穆熙敬先不耐烦了。

“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日内,必须把六宫权柄收拢回来,再把那个老虔婆赶出凤栖宫。”穆熙敬皱着眉,直接冲钱浅下命令:“赶去哪里你随意,就是冷宫朕也没意见。”

“行啊。”钱浅趴在桌上一脸懒洋洋的答道:“皇上明日先把三皇子的嫡子送出宫,那孩子养在宫里也有六七年了,最近很是不安分,开始养暗卫、接触朝臣了,我看也差不多该断了太后的念想了。”

“这事儿交给朕,直接给封号让他宫外开府,不给封地,眼皮子底下养着,谅他也翻不起浪来。”穆熙敬不甚在意的答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后宫权柄。”

“知道了!”钱浅翻翻白眼:“这两天就收回来。我逼宫还不行吗?放心吧,一定办到,只要前朝您能压的住,我现在去逼宫都可以,我的名声够差了,不怕多背恶名。”

“不用瞻前顾后。”穆熙敬大手一挥:“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有穆熙敬这句话钱浅就放心了,那还不好办,正面硬杠呗,她又不缺武力值,既然穆熙敬说了,舆论镇压归他,那么武力镇压就归自己呗。

于是接下来连着三天,朝中大臣都处于晕头转向的状态。第一天,三皇子遗孤,被太后娘娘早早抱进宫里养的皇孙被封了个郡王,皇上直接给自己这个年纪相差不算远的侄子弄了个颇为豪华的府邸,让他即刻出宫。

第二天,太后娘娘上表为自己的孙子求情,然而她自己其实都自身难保了……

第三天,镇国长公主逼宫,要求太后娘娘交出皇后凤印和六宫掌事牌子,太后娘娘不从,大骂公主不孝,身为异姓,觊觎宫内权柄,狼子野心,顺便还指责了卫国公一家有不臣之心。

朝臣们都知道镇国公长公主霸道彪悍又胆大包天,可谁也没想到她胆大到这个地步。根据宫里传来的消息,长公主派人直接将皇太后抬了起来,一路架着她挪去了宁寿宫。

这还不算完,长公主还下令说太后娘娘年迈,犯了老糊涂,因此拨了许多侍卫在宁寿宫帮忙看顾太后娘娘,防止她“失智走失”,而太后娘娘以前身边的宫人,几乎被公主遣散赶走,就留下了大宫女茹影。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朝臣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就算镇国长公主想要夺权,软禁太后,但找理由好歹也得走点心吧?!在宫里那么多宫人婢女伺候着,上哪去“走失”啊?!

但这位公主就是这么霸王,把太后娘娘关去宁寿宫还不算,又直接带人将凤栖宫搜了个底朝天,最后直接抄出了皇后玉玺和后宫掌事牌子,心满意足的回她的怡心苑了。

自此,后宫权柄完全落入异姓公主顾望春手中,前朝大臣得到这个消息几乎傻眼,弹劾奏章像是雪片一样往穆熙敬的御案上飞。

连带着一直老老实实当差的卫国公一家都受了牵连,不少人都觉得镇国长公主如此大张旗鼓的后宫夺权,是卫国公一家的指使。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ts8t.dzhhyy.com  7vq.dzhhyy.com  laa.dzhhyy.com  xonaj.dzhhyy.com  yvmy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