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叶风信在她的注视下缓声说道:“她是我最割舍不下的亲人,她虽然跟风羽是双胞胎,但她们一点都不一样。盈风是极致的聪明、敏感,风羽是极致的天真与不喑世事。我可以放心把事情交给盈风,让她看着处理,却不放心风羽,风羽需要人保护,需要人呵护。当我知道盈风可能还活着的时候,我便给她找了一条后路,让她能光明正大的回家,她自己却往死路走。”

叶风信想起当时收到叶盈风的绝笔信时,心里痛到让他无所适从,几乎要对那个结果不知所措了。

他做了那么多事,想他的妹妹活下来。

他妹妹却执意往死路奔。

霍盈玉轻声说道:“姐姐知道你的想法。”

叶风信扭头看着她,并不打算去纠正她的称呼,近乎迹般地看着她,“她提过我?”

“她提你的次数几乎跟二哥一样多。”

叶风信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想到盈玉对霍予沉的亲密与依赖,那大概是源于盈风平时的讲述给她的安全感。

叶风信缓声道:“你一见我不觉得陌生,也是因为盈风提过我吗?”

霍盈玉很自然的点点头,“她说你很辛苦,让我以后有机会看到你,不要对你生气,要对你好一点。可你身的气息,却没有二哥的好闻。我不太喜欢你,但姐姐让我陪你。”

霍盈玉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

叶风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心情。

他这一生经历过很多事,却没有哪一刻能让他如此的让他心存感激。

他无的庆幸他有一个妹妹,那个妹妹无论自于何种境地都保持着她特有的原则,她的秉性,她的处世之道。

即使她人生的最后几年里如坐牢一般的身处暗地,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评判她的人,她终究是保持着在阳光下的品质,没有一丝自我放弃的意思。

然而,也是这样的品格,让她一路赴死。

叶风信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描述现在的心情,心跳絮乱得他根本无法控制,亦或是他根本没打算去控制。

霍盈玉微微皱着眉头看他,然后动作生涩的伸出手抱住他,喃喃道:“你别伤心,姐姐在我离开她之前说过,她很幸福。她看到了二哥,二哥那时候也想救她。她还说如果你在场,你也会那么做。她说她活够了,她以后不会再爱新的人,她的心会一直在二哥的身,她算活着也会活在永远都结束不了的煎熬里,她不想活了。”

第926章 在生命最后一刻,她是否放下了霍予沉

第926章在生命最后一刻,她是否放下了霍予沉

叶风信抱着怀里单薄的小身体,宛如抱着救命的稻草一般。

她的这番话对他而言无疑是一场救赎。

他一直觉得是他做的不够好,他跟那男人和守灵人的斗争进展太缓慢,让她等不及。

他却忽略了一点,他的妹妹从来不是甘于等待别人帮助的人。

她会竭尽全力把主动权握在她手。

叶风信努力平复着呼吸,说道:“她跟你说过她为什么要住进万人墓葬吗?”

“她想知道一切的真相。她找到了主公,两人不知道谈了什么,最后她被锁进了墓葬里,之后的事我不知道了。”

叶风信还未散开的那股郁结,顿时又凝结在胸。

他闭眼睛,第一次不敢去挖掘盈风进万人墓葬后所发生的事。

霍盈玉抱了叶风信好一会儿才松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g5irg.dzhhyy.com  s63f.dzhhyy.com  dwjy0.dzhhyy.com  362.dzhhyy.com  35nxp.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