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羿深深吸了口气,清朗去看他,就见那男人不知何时眼中泛着湿润的红光。他记得,适才这男人眼底还满是阴鸷之色。

“阿羿,仇哥来接我了…我好困,要睡了,我真的好困…好困…”

许羿蹲下,几滴泪顺着他的动作滑了下来,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他轻吻着尹岚的手背,心在绞痛,沉吟道:“我知道你真的累了,那就睡吧,这次我不拦你了。” 说着,手轻轻的在尹岚眉心划过。

“去那里遇到仇哥,帮我带句话。下辈子,我还想跟他做兄弟。”

声音哽咽…

“岚,下辈子如果还能相遇,你跳舞给我看,好不好?”

尹岚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她的目光缓缓转向清朗,看着眼前一脸惘然的大男孩,尹岚最后一次开口:

“妈—妈—一直—都—爱—你。”

说完这句话,尹岚阖上了双眼,心电图中俨然出现的一条直线,将她与眼前的人隔出了两个世界。

第99章 真相(一)

画面一转, 清朗的拳头狠狠砸向洁白的墙面, 赫然砸出两个浅坑, 还沾着他的血肉。他的双眼红肿, 射出的两道寒光似乎要将眼前一切毁灭殆尽。许羿就倚在他身后不远处, 在清明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几秒后, 清朗转身,气势汹汹的来到许羿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低吼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为什么现在才带我来这里, 为什么要等到她快死了才告诉我她在这里。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许羿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仍由他发泄,无动于衷。清朗像只失控的野兽, 尹岚憔悴的面孔以及最后那句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像是被按下了重复播放键, 一遍又一遍的割着他的心脏。吼到最后,竟然失了气势, 一句句愤怒的字眼化作无声的哽咽, 泪水更是决了堤。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流泪的男人, 只是现在,他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内心的那份痛楚, 怨恨,以及□□裸的遗憾。这些感情原本全是对尹岚的,可现在人都不在了, 一切为时已晚,他无处控诉。

“你母亲…她从未抛弃过你,知道为什么她会躺在这家医院里吗?”

清朗垂下的头缓缓抬起,冷冷的看着他。

“明明就在一个城市,清晟邦却从不让你来找她,你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吗?”

“还有清明…”

听到清明的名字,清朗的心猛然一紧。

“他回来了,在调查清晟国夫妇当年的死因,凶手究竟是谁呢?”

清朗隐忍的愤怒几乎到达了极致,他咬牙问,“你究竟什么意思?这些跟清明又有什么关系。”

“想知道一切的真相吗?”

许羿从他的手中挣脱开,“先跟我去见个人,等见到了,你自然就会明白这一切。”

说完,许羿不等他反应,已经抬脚朝走廊那头走去。清朗紧握着拳头,沉默的立在原地,十几秒后,转身跟了上去。

许羿所说的地方,就是医院顶楼的天台,见许羿推门上了天台,清朗没有丝毫犹豫也推开门,此时外头的天已经暗淡下来,一股寒风阴面扑来,脚方踏入天台的水泥地面,重心还未落稳,清朗就猛然感受到身旁一股危险的力量像自己袭来,他并没防备,即使借着天台上那盏灯投下的光线,他看清了危险的源头来自于许羿,然而背后已经被插入了某物,随即而来,一股冰凉的液体迅速钻入皮肤之下。

清朗反应过来的时候,许羿已经后退几步,闪到了一边。

清朗愤怒的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这时,身后另一侧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了方才的教训,清朗提高了警惕,猛地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结果就见一人坐在轮椅上,大半个身子掩在黑暗中,只能看到双腿膝盖以下的部位。

“谁?”

许羿绕到轮椅人身后,接着将人缓缓推出了黑暗。清朗看到轮椅上那人的面孔,身子顿时僵硬住。


5gjji.dzhhyy.com  cgx.dzhhyy.com  g5u7u.dzhhyy.com  8eqc7.dzhhyy.com  pg42.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ajzl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