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上来?怎么飞上来?”宋其良瞪了郑涛一眼,“年纪轻轻,不多看一些和刑事案件有关的资料,一天就知道看一些国外的电影,什么蜘蛛侠……”

蜘蛛侠?

忽的,我猛的冲到了窗边,将头探了出去,不过,我要看的位置并不是下面,而是上面!

贺亮的办公室在三楼,而这栋办公楼的顶层,也是三楼,顶楼的天台距离三楼窗口的距离,很近……

我知道凶手是用什么手法杀人了,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手只能那个人……包括死者衣袖上的乱码之谜,房门反锁的假密室之谜,还有死者身上两处致命伤的谜团,我都已经解开了,只不过,那件血衣,我却是毫无头绪!

我转过了身,将目光定格在了四名嫌疑人的身上,旋即,嘴角微微扬起,淡淡的笑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第四百六十八章 精彩绝伦的推理(上)

我此言一出,案发现场的所有人,包括那四名嫌疑人在内,全部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我的身上,霎时间,案发现场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而且还是那种死一般的寂静!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宋其良,向我投来了怔怔的目光,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道:“楚大师……你知道凶手是谁了?难道这是凶杀案,而不是阴魂杀人事件?”

貌似,咱们这位刚正不阿的宋局长,现在越来越迷信了……

“不是什么阴魂杀人,而是真正的……人杀人!”我轻轻的咳了一声,胸有成竹的目光一一扫过了那四名嫌疑人,最后,我将目光定格在了宋其良的身上,“我会一点一点的为你解开凶手的杀人伎俩,来证明这件事并非阴魂所谓!”

宋其良也不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不仅是宋其良如此,其他的所有人,都露出了一种无比专注的表情……

“先来说这间伪密室!”我一边将手指向身后那扇打开的窗户,一边淡笑道:“房门是反锁的,而且备用钥匙只有保安李明手上有,可李明不是凶手,既然如此,那凶手一定是通过这扇打开的窗户,进入案发现场的!”

“现在是盛夏,一到了晚上,更是闷热无比,不仅贺亮会打开窗户,我相信,任何人都会打开窗户吹吹风,透透气……然后,我们言归正传,凶手进入案发现场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用逆向思维推断一下,就能发现其中的秘密,因为凶手并不是从一楼爬上来的,也不是从二楼爬上来的,而是,从三楼的天台向下,直接进入了案发现场!”

“凶手应该是借助了鹰爪钩之类的辅助工具,然后利用天台的墙沿,固定住鹰爪钩,凶手就可以顺着鹰爪钩的绳索,爬到天台,在从天台顺着打开的这扇窗户,进入案发现场,偷袭贺亮,进而杀死贺亮!”

“楚大师,这种手段貌似有些难度吧?”宋其良疑惑的问向郑涛道:“小郑,你能办到吗?”

郑涛非常慎重的考虑的几秒钟,这才正色的回道:“宋局,我没有把握……”

“虽然我不知道郑涛的身手如何,但郑涛毕竟是警员,而不是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如果换成特种兵的话,我相信,这件事就不算难事了!”我话音未落,目光突然定格在了钱明达的身上,凛然道:“钱老师,你当过兵,而且手臂上有很多伤疤,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你并不是普通的兵种,应该是特种兵,而且还是经常执行高难度任务的特种兵,对吧?”

所有人都将震撼的目光转移到了钱明达的身上,甚至距离钱明达比较近的几名嫌疑人,还下意识的向旁边跳开了几步,与钱明达保持起了距离。

而被我点名的钱明达,则是一脸惊讶的望着我,“楚风同学,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我不是怀疑你……而是确定,你就是杀死贺亮的凶手!”我非常坚决的低喝了一声,“关于特种兵的事情,你不需要辩解,我只要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就会帮我查出你服役的部队,包括兵种和年限,甚至你执行过的所有任务,但我现在没必要打电话去调查你,我先说一下另外两个谜团……死亡信息之谜和两处致命伤的疑点!”

“那所谓的死亡信息,其实并不是文字,也不是某种特定的代号和乱码,其实……死亡信息,就是钱明达手臂上的疤痕!”

“我猜测,钱明达进入案发现场之后,先用匕首刺中了贺亮的心脏,喷出的血迹染在了那件丢弃在现场的血衣上,血液渗透了血衣,这才导致钱明达手臂上的伤疤染上了血液!”

第四百六十九章 精彩绝伦的推理(下)

“贺亮这人应该是有些身手,反应力也够快,并没有被钱明达一击毙命,转而,钱明达顺势从后面勒住了贺亮的脖子,然后贺亮开始挣扎,在挣扎的时候,贺亮用手腕架住了钱明达的手腕,想要为他自己争取一丝呼吸的空间,不过,那时候的贺亮估计已经是奄奄一息了,他根本挡不住钱明达,这才被钱明达勒死,只不过,钱明达并没有发现,那一条一条的乱码,已经印在贺亮的衣袖处了!”

“如此一来,贺亮身上的两处致命伤,和衣袖上的乱码,就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我顿了顿,继续说道:“然后,钱明达便利用鹰爪钩和绳索,再次回到了天台,又故技重施,返回了他的办公室,而且,钱明达的整个作案过程都非常迅速和缜密,并没有留下指纹类的证据,不过……”

“钱明达,你可以将衣袖挽起来,然后用你手臂上的伤疤和贺亮衣袖上的乱码对照一下,我相信,只要仔细辨认,一定能看出来,这两者的长度和宽度,几乎都是一致的,这,就是你杀死贺亮的证据!”我凛然高喝一声。

我这一番长篇大论落地之后,办公室内再一次陷入到了诡异的沉静之中,可这种诡异的沉静只维持了片刻,下一瞬间,警员们纷纷拔出了配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钱明达,而另外的三名嫌疑人则是犹如受到惊吓的兔子,一下子跳到了办公室的最角落,与钱明达保持着最远的距离。

“哈哈哈……”钱明达先是低声浅笑,笑着笑着,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发展到最后,已经变成了狂笑,“楚风同学,这段推理,真的是精彩绝伦,你太让我惊讶了,你所有的推理,都没有错,我不仅是特种兵,还是特种兵中的精锐,龙军的成员,只是因为得罪了一些大人物,才被开除军籍……想不到我钱明达不是栽在了那些只手遮天的黑恶势力手里,而是栽在了你的手里!”

龙军?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59.dzhhyy.com  suat.dzhhyy.com  sdm02.dzhhyy.com  qouen.dzhhyy.com  m0mnt.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