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秦楚一翻了个白眼,然后推了推他,“你离我这么近干嘛?搞基啊?”

“呵呵呵。”李向亭别有深意的笑了一声,反而靠的更近,“楚一,不要乱开玩笑,我会当真的。”

四人折腾了一圈,工作却还是告吹了,回去的路上气氛有点儿丧,连一向话唠的魏西原都蔫了。

他早上还信誓旦旦地保证他朋友办事绝对靠谱,结果转眼就掉了链子,这下子百里怕是要逐他出师门了。

魏西原完全忘记百里根本没有说过收他为徒这件事,一直都是他自己脑补太多。

魏西辰是晚上回到家之后,才得知百里求职失败的事情。

这是意料之中的,原本他还担心这孩子会因此受到什么刺激,但百里只是沮丧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就又恢复了活蹦乱跳。

在这之后的两天,魏西原一直在帮百里找工作,准备一雪前耻。

但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太合适的工作,不是工作累就是工资低,百里对这方面倒是不太在乎,但魏西原本着‘不能委屈师父’的宗旨,直接把这些工作都pass掉了。

百里这几天没有被魏西原缠着打游戏,觉得轻松了不少,不过,如果没有某位医生每天定时定点、风雨无阻的来找他聊天,那就更好了。

这位李医生似乎把他定位成了职业生涯中最难攻克的病人,每天换着花样的套他话,有好几次都差点被他套路成功。

百里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每天都在和心理医生斗智斗勇。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李向亭记录完最后一笔,合上了笔记本,“百里,其实你不必对我有这么大的戒心,我有自己的职业素养,绝对不会把病人的信息泄露出去。”

“你上次不是还和秦医生说我没病吗?现在这话又是什么意思?”百里瞅了他一眼。

“刚才那些话不仅是站在医生的立场对你说,同样也是以朋友的身份告诉你,你完全可以信任我。”李向亭推了推眼镜,“当然,也许你现在还只当我是个烦人的心理医生,但我以为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多少会给我一些回应。”

看着李向亭略带失落的表情,百里突然觉得,医生这种生物实在太可怕了,尤其是心理医生!

至于最后,百里还是没有相信李向亭的鬼话,毫不留情地送他到了大门口。

“如果我和小原一样拜你为师的话,你会不会愿意跟我多说一点儿?”被送出门外的李向亭不死心地问道。

“不,完全没有这种可能。”百里打算关上门。

“好吧,真狠心。”李向亭耸了耸肩膀,眼睁睁地看着大门被关上,然后挫败的离开了别墅。

“师父,李哥刚才都说啥了啊?”魏西原合上电脑,好奇的问。

“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百里皱了皱眉,“但是,他好像猜到什么了。”

“哈?”魏西原一个激灵蹦了起来,“真的吗?难怪他这么执着,而且最近连态度都变了!”

魏西原心中警铃大作。

百里是修士这件事情,本来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后来一时口快告诉了姓赵的家伙,以至于最近每天都接到这人的骚扰电话。

魏西原这几天本来就很烦躁了,结果突然发现李向亭也知道了百里的身份……

那么他作为百里大弟子的身份还保得住吗?

任何时候,都要有危机感。

“师父啊,师父~”魏西原凑过去撒娇,“我都叫了你这么久的‘师父’了,你真的不打算教我点儿什么?”

不管百里承不承认他这个徒弟,魏西原都打算死缠到底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czhmv.dzhhyy.com

2cl6k.dzhhyy.com  h8y9.dzhhyy.com  g02c.dzhhyy.com  7jg0o.dzhhyy.com  cejsf.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