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来是这个原因?

班曦看着倒在床上的人,收了心思,走了出去。

“小家伙儿,过来。”班曦叫银钱,“这几日你家公子瞧不见,你可要把他给朕照料好了。”

银钱应下。

班曦:“人手够吗?这样,朕再叫几个……”

银钱说:“我家公子,别人要么不敢近身,要么说是公子不让他们近身,能照顾好的只有我,我家公子习惯我伺候了,嘿嘿。”

沈知意喝了药,意识慢慢恢复了清明,他问银钱:“你有注意到陛下头上,可有一支红宝发簪?”

银钱摇头:“不知道,我没注意。怎么了?”

沈知意垂下眼,缓缓摇了摇头:“没什么……”

班曦在的时候,他不小心推错了位置,摸到了她的发顶,却没碰到早晨给她戴上的那支发簪。

他心中惴惴不安了会儿,又想,自己现在既看不见,也无从左右,想这么多又有什么用呢?

又等了等,银钱端来午膳时,沈知意怔住。

“你刚刚说这是什么?”

“小厨房给公子做的药膳啊?”

“你刚刚是不是说……午膳?”

“对啊,是该用午膳了。”银钱边唠叨边盛汤。

沈知意却忽然脸红起来,懊恼道:“那她刚刚来,也是白日?”

“……是啊。”银钱说,“皇上听说你看不见了,午膳都没顾得上,就来探病了。”

沈知意:“她怎么能如此!”

银钱:“公子是说什么?”

沈知意又想到银钱说,班曦知道他看不见,饭都没吃就来了,心思百转千回,又责骂不起来了。

“算了……”沈知意叹道,“她总是能欺我。”

沈知意眼盲三日后,憔悴了。

他的睡眠不是很好,他的身体分不清白天黑夜,加上头痛折磨,晕晕沉沉,睡半个时辰醒半个时辰,连食欲都被折磨没了。

他靠银钱给他喂药来判断大概的时间,可一片黑暗中,他感觉自己正在被撕扯,等每日的三碗药,就像在等沧海桑田。

他迟早要崩溃。

他现在无比渴望班曦来看看他,哪怕他会因此头痛,他都不在乎。

他每天都问,问好多遍,他感觉自己并没有一直问,是真的有等很久很久才问一次,可银钱却说:“公子,饶了我的耳朵吧,您这都问了八百遍了……长沁从乾元殿刚回来,不是说过了吗?这几日漠州那边出了事,皇上忙着呢,不来。”

沈知意就问:“出了什么事?”

银钱:“漠州那边除了战事,还能有什么事?公子啊,你歇一歇,别再问了吧!”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djavk.dzhhyy.com

wflvk.dzhhyy.com  ku3.dzhhyy.com  feq.dzhhyy.com  e8m15.dzhhyy.com  l8ip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