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顶头上司来了,也不敢对帝昊天怎么样。

“放心,这件事我们绝对会去公平公正地去办的。”其中一个警察说。

然后盘问到此结束。

从始至终就那么问了一句,后面什么都没有再问了。

这明显就是忌惮帝昊天的身份,且不会将这件事给定罪而表现出了敷衍的态度。

帝均白沉默不语,将情绪放在了眼睛里。

刚才两位办案人员的表情和态度,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也是他所料到的。

一点都不意外。

在帝龄岳的尸体要被带走,拿到鉴定科去鉴定时,帝均白有种不好的预感。

但是还没有想到什么,思绪就被李玉怀给打断了:“均白,你爸死的好惨啊!就这么被……你不知道当时我看到那个画面时,是多么的害怕,帝昊天,太可怕了,像个魔鬼。不,他就是个魔鬼!”

“妈,你的腿还是不要乱动,等医生来。”帝均白说。

李玉怀对着帝均白如此冷静的神情,很是怪异:“均白,你爸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难过?”

蓝婉柔也不由地看向帝均白。

帝均白不仅不难过,而且也不愤怒。

帝均白被问的愣了下,说:“我难过在心里。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只有节哀。”

虽然话说的没错,可这份不该有的冷静还是让李玉怀心里感到怪异。

不过,或许帝均白说的也对吧,人死不能复生。

医生来了后,就给李玉怀取子弹。

处理枪伤。

处理好后,蓝婉柔问医生:“怎么样?不会有什么吧?是不是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可以康复了?”

“这个可怕很难。”医生也是他们花钱叫来的,想必也不会说假话。

“什么意思?”李玉怀一惊,“你别告诉我,我这条腿从此以后就废了?”

“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这个人的枪法太过精准,夫人腿还是能走的,就是以后走路会影响到美观了。”

李玉怀被震了下,随即崩溃到骂人:“你这个庸医,胡说八道什么?给我滚!什么影响到美观?你干脆说我是个瘸子得了!滚滚滚,让这个庸医给我滚蛋!”

“阿姨你冷静点,冷静点……”蓝婉柔在旁边劝着。

帝均白去医院鉴定科后,问医生鉴定的情况。

进了鉴定室。

解剖台上躺着的正是帝龄岳。

除了帝龄岳的脸还能识别外,其他地方都被割的割,切的切,内脏,皮肉都被割下来了,已经是体无完肤的状态。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l0t4.dzhhyy.com  o77x.dzhhyy.com  3dixm.dzhhyy.com  n1b.dzhhyy.com  e37a.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