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寻瑜劝道:“马统领稍安勿躁。尊兄就在城中,但探望之前,先容我去将公务交接。”

马光宁一听,老大不喜,正要上脾气,忽而想到自己现在身处的可是赵营的老本营,不比其他地方。本着见到马光春的这个最终目的,他不愿因为自己的暴躁而搞出岔子,脸上红光一闪而过,闷声闷气道:“要多久?”

傅寻瑜回道:“去去便来,我先着人给统领带路下榻。”紧接着补上一句,“统领放宽心,今日必会成全统领兄弟相聚。”

有这一句“今日必会成全统领兄弟相聚”,马光宁再不快,也无话可说,没好气说了声“晓得了”,满脸怏怏不乐。

傅寻瑜回过身,暗自嘱咐李万庆必须得好好盯梢着马光宁等人,自快马加鞭先投城北。他这一去,倒不是像口中所说“去将公务交接”,而是径直找上了屯田军前营主簿路中衡。

屯田军分前后营,皆听命于统制屯田营田诸事王来兴,再往下则前营为主,后营为次。由此前营的主负责人前营屯田使张妙手在屯田军中便是地位仅次于王来兴以及辅佐王来兴的参谋屯田营田诸事水丘谈的第三号人物。谁料张妙手心灰意懒、尸位素餐,基本不管事也没人把他当回事,所以真正的第三号人物实则乃本职辅佐张妙手的前营屯田主簿路中衡。

赵营的战兵全部署在西南大赫岗以南以及北面的湖阳镇至岑彭城一带,只能由有着后备军性质的屯田军临时担负防务任务。前营的屯田军兵士素质相对较高,从中分出了一千人成立了练兵营。练兵营是战兵营补充缺员的第一选择,初立时将屯田军分几班,轮班训练战斗技巧。只是后来赵当世认为这种方式不三不四与赵营精兵路线不相符,因此后来就改为择选制,从屯田军中按天资直接择选出合适的人录入练兵营,但不超过一千的额定规模,随缺随补。练兵营的兵士平素作息及日常内容基本与战兵相同,作战训练为主几乎没有后勤工作。负责练兵营的军职为“练兵营教练”,主练兵,没有兵权,隶属于教练使司管辖,目前由因伤从战兵营退下来的罗威担任。练兵营的兵权直接归属于屯田统制王来兴,但实际指挥还是落在前营屯田使张妙手身上,然而依目前情况归路中衡在管。

综上可知,前营主簿路中衡固然顶了一个文职,可实在又负责了军务。凑巧的是,路中衡本就有任侠行武的豪气,对兵略也很感兴趣,所以管练兵营的兵这事,让一直钦慕“投笔从戎”之举的路中衡十分振奋。

此时范河城上下巡防的兵士全是练兵营的人,城中的监牢也在他们的掌控中,傅寻瑜想在马家兄弟见面前留个底,是以需找路中衡了解情况。

第一章我给你这个机会

帝城。

各大媒体上帝家二公子迎娶陈家千金的新闻扑面而来,轰动全国。举国欢欣,女人艳羡。

下午两点钟。

红色洋房外的墙角下。

“宝宝,你到底够着没有?”蹲在地上当踏脚石的万米莱异常吃力,一只小脚踩在她肩头,纤细的小腿摇摇晃晃。

唐宝低下头看了眼,精致雪白的小脸上也是被折腾的通红“还差一点,再往上一点点我就够着阳台的护栏了。”

“我就差让你在我头上拉屎拉尿了。帝均白一定是上辈子挖了别人家的祖坟,让你那么喜欢他,忠于他。他今天结婚,你来捣乱。”万米莱都不知道自己这样助纣为虐是好还是不好。

“你别说话,省点力气,助我一臂之力啊!”唐宝急。“错过时间,我会后悔地哭死。”

为了不让唐宝‘哭死’,作为好朋友的万米莱只好咬着牙,肩膀使劲往上抬。

唐宝也伸着手尽力去抓护栏。这次被她一把抓住了。

“抓到了!”

唐宝在万米莱的帮助下,拼了小命才翻过护栏。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往屋内走。

房间里,已经装扮好,穿着雪白婚纱的新娘子正一个人一脸娇羞地对着镜子,脸上的幸福怎么都掩饰不住。但是在唐宝看来,那是相当地刺眼。

唐宝手上出现一块板砖,对着新娘子的后颈,嗙地一声砸下去,干脆利落——

“嗯!”新娘子哼了声之后就软软地倒在地上。晕了。

唐宝细嫩的小脸露出胜利的笑,只能她嫁给帝均白,其他人想都别想。

婚礼准时进行,新娘子在家人的搀扶下进场,犹如走在t台上,尽头便是站着的新郎,身穿黑色的笔挺西装,挺拔颀伟的身材,背对着的宽肩就能让人有安全感。

台下两边便是宾客,来参加的都是非富则贵,而且是一流的非富则贵,二流三流都没有资格。

唐宝脸上遮着朦朦胧胧的白色面纱,旁人看不到新娘的真面目,只要不说话就没有问题的。

让她紧张的是自己即将要成为帝均白的新娘。


v6g.dzhhyy.com  d1ye.dzhhyy.com  orixd.dzhhyy.com  aahy.dzhhyy.com  svig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vgaj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