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汝城看了牛一松一眼,“这会子回过味儿来了吧!好好干吧,这活计有前途!存了钱,在乡下买了地,佃给别人种也是划算的!”他指了指承尘,“背靠大树好乘凉,我们可算是找到棵大树了。”

牛一松嘿嘿笑,“叔,不用你说我也会好好干,我姐还要嫁到人家里去,我在这里光拿钱不干活,不是不做法么,叫我姐在人家家里怎么抬得起头来!”

张汝城就笑了,“哟,小子诶,看不出来,你那糊涂爹还能给你姐姐找这么一个好人家。那我今后就拜托你照顾了。”

牛一松连连摆手,“我可不敢说照顾的话,我们都一样,按年签合同,要是做得不好,连我都得走,不过你今后有什么话不好直接跟燕老板说的,我可以帮忙让我姐递话。”

张汝城哈哈一笑,其实很多时候有个人递话,事情会变得好办很多,不过就像牛一松说的,还得自己的能力没问题,不然谁说恐怕都不好使,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家老板就是这么个风格。

第414章

“老张,你还在磨蹭什么?你要再不走,我可走了啊。”杨彬处理好大堂的事情,看着来装潢的人一个一个离开,又把酒楼的门窗检查了一遍,还没等到张汝城过来,只好到后面来催。

张汝城跟这位也是老搭档了,见人找来,就把先前算的账又跟这位老伙计算了一遍。

杨彬摆着手说:“这个是自然的,这位老板是个敞亮人,那些福利既然敢摆在明处,就肯定是真的,只怕年底赚的比我们想的还多。酒楼的事情我们也得想着点儿,像看堂子传菜的人,恐怕就不够,明儿还得招人。”

张汝城:“这事儿燕老板提了没提,你可比自作主张,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儿,大家脸上可都不好看。这么好的福利,多一个人出来就多一个人的工钱……”

杨彬摇头,“多想着点总是没错的。”

张汝城:“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礼多人不怪,你守规矩地问她一句,也费不了多少事,人家是新老板,你一来就做主,要是心稍微窄一点,以为你是要架空她,可就不好看了。”

杨彬慎重了起来,“你说得也很有道理。那……一松帮我给燕老板递个话吧,我估摸着明天就能把竹子种完,接着就是铺青石板,顶多再有个五六天吧,后院就整修完毕了,眼看着能准备开张,该有的伙计,还是不能少的。”

牛一松想了想摇摇头,“这是公事,还是您自个儿跟燕老板提吧。”

杨彬一愣,他没想到他们这么多年的交情,牛一松会跟他见外。

牛一松拉住杨彬,“叔,不是您想的那样!您看啊,跑个订单而已,燕老板还专门帮我和二狗子刻了一枚章,这就说明燕老板是一个分工很明确的人。

“我呢,是一个跑堂的伙计,去通知您二位一声招工的事情,也是因为人情,再多可就不对了,手伸得太长,老板不会喜欢的。店里的事情您要么跟陈谷秋商量,要么您去跟老板亲自谈,才比较妥当。

“您没看陈谷秋那份合同么,上面写的是店长,一店之长,您找她一准没错。”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智慧,他们琢磨人的心思不一定比闵县令他们差了。

杨彬想想还真是这个道理,“那行,那我明天找她谈。”他顿了顿又说,“陈谷秋是店长,那我算什么?掌柜的不才是管店的人么?”

牛一松拍拍杨彬的肩膀,“叔,有件事您是不是忘了首发

杨彬一愣。

牛一松接着道:“您还没跟燕老板签合同呢,说一店之长,您恐怕还早了点。”

杨彬一拍脑袋,是啊,牛一松这几个跟陈春燕熟悉的都是签了合同的,只有他跟张汝城这两个后来的,要三个月后签合同。

被这么一点破,他心里的那一点小疙瘩就没有了。

杨彬心里的疙瘩是没了,陈春燕心里的疙瘩可还在,她回到茅屋,一天的好心情就被破坏了,这一屋子乱七八糟的东西……

陈谷秋拉住陈春燕的胳膊,“这是谁干的?简直可恶,太可恶了。”

妹儿啊,你骂人都骂得这么温柔,以后可怎么得了哟!

第415章

以前大家都是瓦罐,互碰一下就算了,谁也受不了多大伤害,谁也占不了多大便宜,可现在自家正往瓷器的方向上发展,陈春燕就不大想跟陈冬梅这个瓦罐碰了。


vp3nw.dzhhyy.com  qxjx.dzhhyy.com  wleqa.dzhhyy.com  gnhb.dzhhyy.com  fpoqb.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v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