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么就能瞎成那样?就像是有人糊住了她的眼睛!

寂静黑暗的山谷里。

花雨一身血气,倚靠在黑狼的身上,双手抱着天雷木短剑,闭目养神。

蓦地,他浑身一颤,脸色变得苍白,似是遭到巨大的痛楚。片刻后,他浑身一晃,半跪在地上,一手撑着地面,冷汗滚滚。

自他心口处,飞出一张金色灵符,在空中舒展开,映出范着的半身。

他眉目冷森,开口道:“你没告诉我,你欺负了莹宝儿。”

花雨垂眸,不语。

体内灵符在发作,他在竭力抵御。

这是当年他第一次见范着,被打入体内的灵符。他原以为这几道灵符早就散了,直到他摘下涅槃红莲的那日,筋骨重新淬炼,才发现它们还存于体内。

这个男人的手段,他修为越深,越能体会到。

“莹宝儿要将你逐出门派。”见他不说话,范着再次开口。

花雨猛地抬头,眸光寒如刀。

范着挑眉:“这是莹宝儿的决定,你瞪我也没有用。”

花雨忍受着体内灵符的作践,痛楚不堪,冷汗顺着苍白的脸颊往下滚落,他冷冷道:“你同意了?”

“莹宝儿是百修门的少主,将来是我的衣钵传人,她的决定,我只能支持。”范着好整以暇地道。

花雨听他一口一个“莹宝儿的决定”,胸中怒气翻涌,竟连灵符所带来的痛楚都压下去了,缓缓站起身,额角青筋跳动:“你让我到处挑事端,为百修门打开声望。我现在惹得一身腥,你却让莹莹逐我出门?你好算计!”

前些日子,他跟莹莹分开后,试着将几道灵符逼出体外,为此惊动了范着,借着灵符化出虚影,将他嘲讽一番。

然后,范着对他说起门派中缺少灵石,让他出去挑事,打开百修门的声望。藉此多招些弟子进门,赚取灵石。

恰时他跟莹莹分离了,便应了下来。

他每日拿命在搏,没想到范着如此无耻,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

“你做梦!”他冷笑一声。

话刚落下,范着的虚影便是一阵波动,慵懒的脸庞有些扭曲,却还轻笑着:“省省力气吧,没有用的。”

“除了我,谁也取不出它们。”

“除非你发个心魔誓,此生决不再见莹莹。”

这是范着给他戴上的枷锁。让一条狼,变成一只狗的枷锁。

当初见到花雨的第一面,范着便看透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用灵符束缚他,免得他伤人。

花雨紧紧绷着唇,俊美的脸孔狰狞着,眼角欲裂。浑身肌肉撕裂开来,汗水混合着血水滚滚而落。

再也不见莹莹?不可能。

他只是跟莹莹赌气,暂时离开她。等他想好如何跟她解释,他会回去找她的。

他既不会放弃莹莹,也不会戴着这枷锁。


3yk.dzhhyy.com  sq0.dzhhyy.com  p9lj4.dzhhyy.com  5sie.dzhhyy.com  vidb.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wy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