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算如此,这鬼王竟然也没有丝毫的反应,不知道是根本不在意,还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险。

菱一抬起手来,他的目光就盯住了菱一的手,丝丝缕缕的红线自菱一的指间溢出,轻轻柔柔的缠绕在了鬼王的身上。

鬼王黑沉沉的眼睛亮了亮,似乎才有了点兴趣。

这时候红线光芒一闪,紧紧的箍在了鬼王身上,灵光渗入皮肉之中,顺着经脉将他整个身体禁锢住。

鬼王一动,这些红线就有分崩离析的危险,菱一着急之下两只手伸出一把扼住了鬼王的双臂,他身体一僵,眼神又暗暗的朝菱一看来,那双眼睛还是那样危险,杀气和媚意交缠在一起……

是这世上最好看,也最危险的一双眼睛了。

菱一手上用力,浑身灵力涌动,红线便越发缠得紧,灵力顺着红线进入鬼王经脉身体,游荡至识海之中,寻找那一丝残魂。

那鬼王自从菱一按住他后,他就安静了下来,也不挣扎了,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菱一。

那眼神明明交织着无限的杀意,却仿佛在眸子深处带着几分好奇,那一股懵懂的气息竟与席子语那双纯澈干净的眸子有了那么两三分的相似。

菱一心里一顿……有些犹豫,这鬼王虽然好像自生了意识,可因为魂魄不全,失去了主魂,所以还是懵懵懂懂的……

难道真的要就此抹杀了他?

那红线的气息在识海之中搅动了起来,这时候鬼王突然一动,身上一股强烈的气息爆发开来,菱一一时不防被这气息弹开了好几米,倒没有受伤……可是手上的红线却是根根尽断,鬼王完全失去了束缚,又仿佛是突然苏醒了一般……

果然没那么容易,菱一咬住唇,却也并不气馁。

只是鬼王可能受到了红线的刺激,与刚才那懵懂呆愣的模样全然不同,喉咙之中发出一声属于活尸的干哑嘶哑的吼声,一闪身已经一掌拍在了席子语所在的阵眼之处。

这鬼王的实力果然已经到达了渡劫期,菱一虽然布下大阵,却是难以长久抵抗。

整个林子都开始震动了起来,地上的阵纹光芒剧烈的闪烁了起来,鬼王发了疯一般开始一掌又一掌的拍向护住席子语的结界。

只是全靠蛮力……这结界已经是摇摇欲坠。

菱一抽出伞中剑,心下再不犹豫,一剑刺了过去,那鬼王长袖一甩,一股剧烈的煞气形成了实质,黑红的气息化作无数的利刃朝着菱一而来。

油纸伞顶住了这一波攻击,菱一持剑挡在了席子语的身前,鬼王的双眼泛红,眉眼戾气丛生,本能要撕碎眼前所有一切障碍物。

菱一仗着身上法宝众多,还有油纸伞的防御力,生生挡下了数招,然后成功将鬼王引开……

却没料到也是在此刻,那护住席子语的结界终于抵挡不住而片片碎裂了,菱一心神动摇,便看到席子语整个魂体被巨大的吸力吸住。

鬼王一掌拍在菱一肩头,菱一狠狠摔出了几米,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师父,快走!”席子语只来得及喊出这一句来,他的魂体仿佛出现了无限的重影,憧憧影子都在往鬼王的身上贴去。

“不行!不行!”菱一飞身而上,油纸伞挡在了中间,下一秒就被鬼王白皙的手穿过,整个毁了。

本命法宝受了巨大损伤,菱一遭受反噬,当即便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鬼王伸出手,吸力大增……席子语虽还能勉力支撑着站在原地,但是他的影子已经极为淡薄,几乎接近了透明。

“走!”菱一跃身而起,以身作挡,伞中剑飞射而出,正正钉在席子语肩头,穿过了衣衫和魂体那一丝微小的缝隙,没有伤他半点,伞中剑飞射而出的力道将席子语整个魂体带得往外飞了去。

鬼王又是一声嘶吼,身影一动就要追去,菱一故技重施,一把扑了上去,死死抱住了鬼王高大的身子,用尽了全力将他禁锢在原地。

“师父!”席子语被远远的带开,只看到菱一娇小的身子渐渐和他远离,但是他和鬼王之间相连的那股线却是怎么都没有断开。

菱一的脑袋中闪过无数的想法,最后只剩下她说过的一句话。


b7ug.dzhhyy.com  hpn.dzhhyy.com  0n7.dzhhyy.com  rdm76.dzhhyy.com  pbc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xyfizu.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