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点累,先去睡了。”

说完,清明像是落荒而逃一般走上了楼。

何海德看着他的背影,落寞,阴郁...有股说不出的惆怅包裹着他。同时心底又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进了房间,清明没开灯,屋内漆黑一片...凭着记忆,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抚摸着床单...床单是干净的,还隐隐能从上面嗅出一股清香味儿。看得出,德叔平时对房子清理工作做的很到位,即便是多年没人睡过的床单,都会定期更换清洗。

清明躺在床上,屋里并没开空调,房间内的温度让他觉得有些冷。清明蜷缩着身子,一双赤红的瞳孔融入无尽的黑暗之中,脑子一旦进入放空转态就很容易被其他情绪乘虚而入,比如说:

莫名的很想刑罪。

清明从口袋中摸到手机,朝着一个熟悉的号码,播去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提示音才响了一声,立刻就有人接听。

“到了吗?”

刑罪低沉的声音从手机听筒那端传出来,随着清明缓慢的呼吸节奏又顺势进入了胸腔之中,激起滔天的风浪。清明矫情的想,原来想一个人能到这个地步,光是听着刑罪的声音,他就恨不得钻进听筒里与他来场肌肤之亲。

“早到了...这么快就接了,是不是在等我电话?”

“嗯”刑罪大方承认。

清明暗自猛吸了口气,下一秒又佯装不快:“你怎么不先给我打,是不是想省那几块钱的花费?所以等着我先给你打啊。”

刑罪光听着声音,就能想到清明强行敛藏着笑意,质问自己的小模样,内心瞬间柔软的一塌糊涂。“想不想我?”

清明故作漫不经心:“嗯”

“嗯算什么?说,想不想我?”

手机那头的人沉默了...刑罪耐心的等待着,大约一分钟后,这才再次有了清明的声音。

“想你,很想你,特别想你,超级想你。想你的吻,想你的味道,想你牵着我手不肯放开的样子,想你给我做的不是很好吃的饭菜,想你每晚都会紧紧搂着我睡。师兄,我真的很想你,想的快炸裂了。”

这次,换成刑罪沉默了。

清明突如其来的坦白,就像是一壶烈酒,猛然灌入自己喉咙里,醉意顷刻间便涌入心头,刑罪只觉得神魂颠倒。一句最简单的表述,不是教科书式的告白,却是融入了清明最真挚的情意。

眼眶中瞬时泛起一股湿气,刑罪惊愕的说不出话,他生平第一次尝试到,“热泪盈眶”的感觉。

第90章 噩梦

挂完电话, 过了大约一个钟头, 清明才从刚才的情绪中缓过神来, 但此时此刻内心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他早已从床上坐起, 来到窗边, 手闲的打开了窗户。冬夜的寒风带着侵略性,毫不客气的钻进房间, 拍打在脸上,不过这样倒是让他清醒了许多。刘海顺势蹭进了眼睛里,顿时有丝干涩的疼。屋内依旧漆黑,与屋外一样, 都是孤独的颜色。

寒冬的黑夜里, 没有灯火,就像是黑夜没有尽头一样。

须臾, 清明苦笑,明明就站在自己家里, 怎么会有种身处异乡的愁思之痛呢?

想着自己今夜根本睡不着,清明索性走出房间。他本就是没目的的走, 除了知道前面的路没有任何阻碍之外, 他的大脑一直处于放空的状态。直到面前被一扇门阻去了脚步, 方停下打量。

接着走廊一面窗户透进来的微薄月光,他看清了前面那个正对着自己的房间。清明一步走近门边, 手摸上门的把手,一股刺骨的凉意瞬间钻入手心之中,让原本就有点冷的他, 身上又失去了一丝温度。

心口处莫名的生出了一股压迫,积压自己的胸腔,就像是气压急剧下降后的那股不适感。一种抓不住,挠不到的难受。

门的这头,像是有一个结界,保护着这一头,这个虚以委蛇的自己。而门的里面,则是存封了一段让他痛苦不堪的记忆。

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cot8.dzhhyy.com

97omg.dzhhyy.com  40p0.dzhhyy.com  cw4mn.dzhhyy.com  g1vg.dzhhyy.com  brfa2.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