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婉柔嘴上劝着李玉怀,可心里也是没想过帝昊天会做到如此地步。

不过她觉得,这不能怪帝昊天。

一定是帝龄岳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她在帝家住了那么多年,豪门之间的暗黑争斗她不是看不出来。

帝龄岳一直都是那种不甘屈居人下的性子,偏偏帝昊天是个厉害角色,这样的下场是在所难免的吧!

蓝婉柔的心里对帝龄岳多少都有些鄙夷。

以卵击石说的就是这种人。

帝龄岳一脸狠辣地走进客厅,怒对李玉怀和蓝婉柔:“我告诉你们,我失去的我会全部拿回来!帝昊天,我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李玉怀和蓝婉柔面面相觑,看来她们说的话被帝龄岳听到了。

蓝婉柔安慰:“姨夫,你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还有,不是说帝昊天现在对你的态度不一样么?哪里不一样?他要是真的在乎你能这么对我?”帝龄岳话开始口无遮拦了,“我也养了你那么多年了,你倒是有点用处!”

蓝婉柔低下头,掩饰着眼里滑过的冷光,和痛色。

低声着:“对不起姨夫,是我没用。”

李玉怀见蓝婉柔受委屈也是火大了,站起身就说:“你有用你怎么就斗不过帝昊天?她一个女孩子,你让她怎么做?自己做不好,你就赖在旁人头上?有你这样的么?你应该去和帝昊天横,跟我们凶什么啊?”

“少说两句!”就在帝龄岳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帝均白出现了。帝均白看向帝龄岳,难得的正色,“你这是做什么?”

第六百二十二章:不对劲了

帝龄岳脸转向一边,怒气未消,却在帝均白面前不便发作。

“婉柔,你回房间。”帝均白说。

蓝婉柔点点头,转身回房间了。

帝均白看了看帝龄岳和李玉怀,说:“事情都变成这样了,再闹下去,是不是想这个家也没了?还有爸,婉柔从小就住在我们家,跟女儿一样,你的话那样说,不知道会伤人么?既然一开始你就有了计划,就该连失败的退路一起算进去。”

也就是说,帝龄岳的计划内,没有失败,所以才会气急败坏。

不能接受。

“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们无路可走呢?人只要活着,都是机会。”帝均白说。

帝龄岳转过脸来看帝均白,不知道是不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反正他偏偏听出点眉目来。

蓝婉柔在房间里弄着那些花草,她的房间每天几乎都在通风,所以门差不多都是开着的。

敲门声响了下,蓝婉柔回头,就看到进来的帝龄岳。

“姨夫。”蓝婉柔站起身。

帝龄岳叹了口气:“刚才的事,姨夫跟你道歉。是我心情不好才说了那样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不会的,姨夫,难道女儿被父母骂还有记仇的么?”蓝婉柔温婉的笑,毫不在意的样子。

帝龄岳出去后,蓝婉柔脸上的笑便冷却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llj4v.dzhhyy.com  r82bn.dzhhyy.com  n7vw.dzhhyy.com  ft1tb.dzhhyy.com  4k9.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