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文熙听着两人没营养的话题,嘴角狠狠一抽道:“你们的疑惑是多余的。”

木棉两人听文熙的话,都心照不宣的看着文熙道:“文熙,你这性格和小姐有一拼啊,你说你说,小姐和王爷有没有睡一起啊!”

“没有。”文熙淡淡说道,这样浅显的答案,亏两人还这般贼兮兮的。

“啊呜...文熙说没有的话,就是真的没有了。”红袖唉唉叹息道。

文熙不解红袖为何知道答案后这么的难过。

“怎么了吗?”文熙问道。

“哈哈...当然是输钱了呗!红袖把这个月的月钱都输给我了!”回答文熙的是双手叉腰,哈哈大笑的木棉。

“输钱...你们两个赌什么了?”文熙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但还是想要确定一下。

“当然是赌小姐有没有和王爷睡在一起了啊!我赌小姐一个人睡,红袖偏要说王爷一定会发挥本事,将小姐办了!”木棉洋洋得意的说道。

“唉...我哪里知道五王爷竟然这般君子啊。”红袖不甘心的叹气道。

文熙看着两人,只觉得两人彻底没救了。

三人然不知,她们议论的人,其实早已把她们的谈话,听到了耳朵里。

君夜魇原本打算过来,看看白傲雪起来没有,顺便进宫去,哪里想会听到白傲雪三个侍女的对话。

不想其中还有个侍女这么挺他。

君夜魇勾唇一笑,看来他还要更努力一点啊,不能让这几个小丫头小瞧了去。

“,你们昨天没有开这样愚蠢的赌局吧。”君夜魇淡淡问道,却用的是陈述句。

自虚空中出现,单膝跪于地面道:“王,纳兰公子有开这样的赌局,还赚了一笔。”

如果不是低着头,便可以看到说这几句话的时候,眼角狠狠跳了跳。

君夜魇听了的话,不由自主的轻笑,低沉似大提琴的音调,带着一丝丝沙哑,明明很动听,却狠狠抖了抖。

“呵呵...看来鸿是太闲了。告诉他,漠北的据点整顿让他亲自完成,我只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君夜魇眯着凤眸,感受着初春的暖阳,邪恶的说道。

听了君夜魇的话,心中更加确定,看谁的戏都不能看自家主子的戏,因为那会让你生不如死。

从承袭到漠北就算不吃不喝不,也要十五天左右,更别说漠北据点现在暴乱,就算纳兰游鸿去到漠北,只怕也是脱层皮了。

想到这,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纳兰游鸿的苦瓜脸了。

特别是他两条眉毛皱在一起的样子,滑稽的可以。

“属下遵命,这就去传话纳兰公子。”强忍着幸灾乐祸,恭敬的说道。

君夜魇踏步走向白傲雪的院落,想着一会白傲雪见他会是什么模样。

昨晚他的小王妃可是很不一样啊.....

听着木棉几人叽叽喳喳的声音,白傲雪也回忆起了昨晚自己的行为,踌躇不定。

她依稀记得自己昨晚唱了歌之后便贪杯,不听君夜魇的劝告,然后就喝高了。

原本想将君夜魇灌醉,解决晚上洞房的尴尬,她的酒量自己是清楚的,但没有想到君夜魇没有倒,自己却先倒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a6l3.dzhhyy.com  srsnu.dzhhyy.com  agyv.dzhhyy.com  9xx.dzhhyy.com  bu04.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