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离开这里,所以,我选择了沐玄音来保护和指引你……我以冰凰神魂为载体,对她进行了灵魂干涉……她对你所有的好,都只因我对他的灵魂干涉,而不是她自己的意志。”

“若是解开……一切都将云散,她反而很有可能会想要杀了你……”

“师尊说,她不想见你……送劫天魔帝离开的事,她已无暇前往。”

“……”云澈闭上了眼睛,他的灵魂,从来没有颤荡的如此剧烈过。

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又是一声震空巨响,沐玄音身上蓝光残灭,拖着一道长长的血痕飞出,撞在了封结云澈的冰层之上。

面对两大神帝,她的神主之躯已是半身染血,而被封结在冰层中的云澈……依旧是毫无无伤。

这无疑在告诉着所有人,沐玄音竟将大部分力量覆在了云澈身上,以残力硬撼了两大神帝整整数息。

“吟雪界王,你这又是何苦。”宙天神帝道。

“好一个吟雪界王,你的实力,或许已堪比影儿……可惜,如此实力,竟是这般蠢不可及!为了一个弟子,一个魔人来白白送死!”千叶梵天掌心金芒耀动:“你大概算是本王这辈子见过的最蠢的女人了。”

如果,她全力交战,纵然面对两大神帝,也足以抗衡一时。但为护云澈,只余四分力量的她,在两大神帝之力下,已是全身重创,一双美眸,已是透着些许的涣散。

“哎,可惜。”宙天神帝重重一叹,却是决然出手。云澈一事,已到了如此地步,断然无法回首。就算是错了,也无论如何,都必须将这个“错误”完完全全的从世上抹去,绝不可让预言中的“魔神”问世。

沐玄音身上的气息已是微弱了大半,迎着宙天神帝轰下的巨大掌印,她的雪姬剑刺出,寒光乍闪,却是格外微弱。

但,就在剑尖和掌印碰触的刹那,沐玄音本已涣散的冰眸中陡然晃过一抹异芒,她唇间忽然喷出大片的血雾,淋在雪姬剑上……

冰层之中,云澈的冰凰血脉猛然悸动……那是沐玄音的冰凰源血!

所有的冰凰源血!

宙天神帝的掌印忽然定格在了空中,就连千叶梵天即将释放的金色玄光亦诡异定格。而沐玄音……她身上本已弱下的蓝光陡然变得无比狂暴,比之先前,浓郁了数倍……数十倍!

“啊……师……师尊!”云澈的心魂发出战栗的吼叫。

因为,那分明是……断月毁殇!

宙天神帝与梵天神帝的眼瞳被完全映成蓝色,这一刻,他们竟忽然感觉到了冰冷与心悸,他们的力量,他们的躯体都像是忽然陷入了无形的禁锢之中……而且,是无法挣脱的禁锢。

在一切都变得缓慢的冰蓝世界中,雪姬剑直刺而出,穿过宙天神帝的掌印。穿过他的手掌,再直刺入他的胸口……

一个苍蓝玄阵以宙天神帝的胸口为中心无声爆开,释放出蔽天霞光。

宙天神帝一声低吟,半只手掌脱体飞出,在飞出的刹那便已化作冰粉,而爆开的蓝色霞光将千叶梵天也完全笼罩,两大神帝如坠冰狱,同时横飞而出。

横压在云澈和沐玄音身上的玄气也刹那溃散。

“什……什么!”

“糟了!!”

一剑轰退两神帝,这无疑是惊世骇俗的一幕。但比之于此,让各大神帝脸色惊变的是……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在这一剑下身伤力溃,也给了云澈自由之机。

虽然只有一个刹那,但亦足够!

龙皇、南溟神帝、释天神帝,宙天守护者、梵王都在惊然间玄气释放……但已来不及,他们放大的瞳孔中,一直死死护着云澈的冰层在宙天与梵天两神帝被震溃的刹那完全消散。

亦是同一个刹那,云澈的手中,多了一抹灰暗的光华。


msbp.dzhhyy.com  1qy.dzhhyy.com  3qh.dzhhyy.com  ov3j.dzhhyy.com  962y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gvqoe.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