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公公进来的时候就瞧见这么一幕,没忍住偷偷笑了,方才上前说:“皇上,您可要沐浴?”

团子听得迷茫,偷偷问:“系统叔叔,沐浴是什么意思?”

系统抓狂了,“洗澡,洗澡,是洗澡啊!”他忍不住嘲了一句这无知文盲的小幼崽:“你这么脏,把你爸爸衣服都蹭脏了!”

小音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小破布衣服,伸手扯住爸爸的衣角,轻轻扯动两下,小奶音软乎乎地撒娇请求:“音音也要沐浴!”

男人眼神淡漠无波看了她一眼,叫宫女将她抱走,“可。”言简意赅。

团子:“……”

团子在宫女怀里忧郁地叹了口气,“系统叔叔,你说得没错,爸爸果然嫌弃我脏脏了。”

她委屈嘟了嘟嘴,年幼的团子在爸爸面前向来冲动坦诚,她双手放在嘴巴边,突然喊了句:“爹爹,等音音洗白白哦!”

团子奶声奶气补充道:“洗白白了,爹爹要喜欢我!”

宫女让怀里不知道陛下打哪儿抱回来的小团子给吓了一跳,差点没把她给丢了出去,喊大辰出了名的冷酷暴君叫爹爹?还敢这么无礼,这团子怕不是得失心疯?

但又想回来,要不是亲生孩子,皇上闲着没事抱个小孩儿回来干嘛?他又不是那种喜爱小孩的人!

依着陛下的性子,大抵只会觉得团子这种生物叽叽喳喳,又无知无用烦人得很。

这点单看陛下手底下办事的人便知,在陛下眼里,这世界只分两种人,一种有用,一种无用。

你若是无用,任你再弱小再可爱也引不起他的兴趣,甚至若因此惹得陛下烦了,小命不保是再正常不过。

宫女在原地停了下来,却也不敢抬头,瑟瑟发抖等皇上发落。

哪怕皇上不处置,窦公公也不会放过不管。

男人高大的背影一顿,过了会儿,他低声呵斥,语气淡淡,声音嘶哑,“聒噪。”

宫女极会看颜色,见陛下淡淡呵斥后不再开口,连忙麻溜地抱了团子下去。

殿内无人后,窦公公上前弯了腰,出声问道:“皇上,您带回来的这位小小姐是?”

男人垂了眸,“顺手。”

窦公公只当皇上无聊了,带回个小宠物回宫逗逗,他也没当回事儿,提议道:“这孩子还小,规矩礼仪皆不通,奴才安排个教养嬷嬷教着些?”

男人沉默了许久,方才说了一个字:“可。”

叫小音音失望的是,哪怕她乖乖洗得干干净净了,回来也没瞧见爸爸的身影,更别说得到爸爸的喜爱和夸赞了。

团子穿着一身粉色宫装小裙子,宫里没有小孩儿,这身临时做出来的衣服算不得精致华丽,但穿在她身上,却异常可爱。

音音没穿过这样的繁复又长的裙子,不停拿手别别扭扭地拉扯裙角。

伺候的宫女小柳是个萌物控,手痒难耐,哄着团子:“小姐儿,奴婢给你扎头发好不好呀?”

团子先前一头乱发早已清洗干净,头顶上的细软碎发又短又稀少,稍稍擦拭下没过多久便干了。

她伸手捂住脑袋,“不要!”

“要爹爹给扎辫子!”

宫女苦了脸,“您可千万别乱叫了,得喊皇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ikbxq.dzhhyy.com

whti8.dzhhyy.com  nqp.dzhhyy.com  0sde.dzhhyy.com  2vry8.dzhhyy.com  eb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