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自己的老婆同公司,见了面不能打招呼,还不允许曝露身份,我觉得很憋屈。”男人握着这只柔荑,大拇指轻轻地摩擦着她的手背。

她的手很光滑,很细嫩,牵着就不想放。

很久没有这么牵女人的手了。

庄思楠被他摸得心里毛焦火辣的,她几次要抽回来,他都会握得更紧。

“既然觉得憋屈,那就离婚呀。”庄思楠干脆用另一只手掰他的手指。

哪知刚一碰上,他整个人就侧过来,冷峻的脸放大在她面前,“想都别想。”

他们离得很近,他的上半身几乎压在她的身上,只留了那么一点距离。

车子匀速行驶在柏油路上,旁边的景物都瞬间往后移动。

开车的阿枫目不斜视,直视着前方。

“你,你起开!”离得太近了。

为什么动不动就跟她靠得这么近?他们又没有那么熟。

庄思楠偏过头,拒绝跟他对视。

“以后,不准再在我面前提离婚两个字。”霍昀琛凝视着那张因为紧张而绯红的脸,她的胸口起伏急促,她很紧张。

“那你也不准离我这么近!”庄思楠急促着呼吸,跟他同处一个紧密的空间,实在是折磨。

这个男人身上的男性气息太过浓重,和他待在一起就像是置身于危险之中,随时可能会被他怎么样。

最可恶的是,她面对他这样的距离,没有害怕,只有紧张和心跳加快。

甚至,并不反感。

这种认知,太可怕了。

霍昀琛迟疑了片刻,慢慢地起身,拉开了跟她的距离。

“你的脸,很红。”

庄思楠坐直,望着窗外,胸口的沉闷并没有散去,“热。”

霍昀琛垂眸浅笑,“我听到你的心跳了。”

“每一次我靠近,你的心跳就很快。”

“……”庄思楠很想堵住耳朵。

“呵……”

霍昀琛发出低沉的笑声。

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听更加有趣。

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呢?

看到她雪白的耳根子红得跟火红的玫瑰似的,他收了笑声,一本正经,“今天晚上回庄园陪奶奶吃饭。”

庄思楠一惊,“你怎么不早说?”


v92.dzhhyy.com  vhm.dzhhyy.com  1ym.dzhhyy.com  mvwd.dzhhyy.com  jhr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lxja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