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被沈复生躲开了。

沈大路笑了笑道:"小棋长大了,都不让爸爸抱了。"

沈复生退到一边,低声道:"我改名了,我现在叫沈复生。"

一直坐在沙发上冷清不语的方妍发出一声冷笑。沈大路的脸色也沉了下去。

"你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谁让你改的,改回去!"

沈复生摇了摇头:"改不回去了。"

是姨婆先把他叫做复生的。那个时候会叫他的名字的人不多,父母和哥哥不在身边,他也没有朋友,爷爷奶奶习惯地叫他小名,惟一会用姓名唤他的,只有姨婆。

姨婆叫他复生,他也就认了这个名字,高考前填报资料时,他借着机会改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不同以往,改名是很复杂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借着高考这种契机,很少能够成功改名。

从此以后,沈棋消失了,只有一个沈复生。随着沈棋这个名字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为了给儿子取名翻遍新华字典的年轻父亲。

沈大路知道无可更改,这个名字就像在他脸上狠狠呼了一巴掌。让他没有办法再做出一副慈父的脸孔。

沈家的氛围陷入凝滞,所有不欢迎他的人都不再伪装。沈复生反而觉得轻松起来。比起虚伪的亲近,他情愿要冰冷的真实,至少无需他费心应付。

沈复生一个人坐在餐桌前,听到在远处的书房里有隐隐约约的争吵声。保姆们在餐厅外窃窃私语,沈晴暖和沈晴朗也远远地避开,只有他一人面对着满桌子的丰盛饭菜。

就是在这个时候,林誉和宋惟结伴而来。

沈晴暖和沈晴朗十分高兴,欢呼着出去迎接。

沈复生听到林誉的名字,顿时想起了那个身披月光清辉的清冷少年。

他起身往楼上走去,想要避开这些与他不同世界的来客。

刚刚走到二层,门外的少年们携一身夏夜的气息一同进了客厅。

他听到有人叫道:"楼上那个是谁?你家来亲戚了?"

沈复生居高临下地看着客厅里站着的几人。

穿着公主裙的沈晴暖道:"那是我二哥,今天刚来我家,他长得很帅吧,比沈晴朗帅多了。"

沈晴朗抱怨:"你这个花痴,连哥哥也不放过。"

沈晴暖叫道:"怎么了怎么了,谁让你长得那么难看,带出去都丢我面子。"

在两兄妹无意义的争执声中,宋惟走到他脚下,抬头看着他。

"听到我们来了你躲什么呀?晴暖二哥是吗?你叫什么名字?下来一起玩啊。"

沈复生低头看着他,还有站在远处独自美丽的林誉。

这两个人能成为朋友,也挺奇怪的。

比起林誉,宋惟更像沈复生印象中的富二代,骄奢跋扈,性格张扬,可是他却意外地好相处。从小到大,宋惟竟然成了沈复生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在改名事件之后不久,沈大路又因为他擅自把经管学院的专业改成了医学而大发雷霆。

他原来的专业是沈大路选的,沈复生能感觉到宅子的女主人对他日渐深刻的敌意。大概是沈复生在经管学院里成绩优异让她分外忌惮,沈复生暗笑她的杞人忧天,在第二学期就转到了他原本就打算报考的医学院。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60qd.dzhhyy.com  5210d.dzhhyy.com  tm7x.dzhhyy.com  sy74b.dzhhyy.com  8u6.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