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弟子一看到赵海开始进行了试验,他也没有说什么,依然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只不过是声音变得更小了,他怕打扰到赵海,他十分的清楚,他就算是打扰到了赵海,赵海也不会怪他,但是他却不会原谅他自己。

血杀宗里所有人都知道,血杀宗能有今天,全都是因为赵海,而赵海的每一次闭关,每一次试验,对于血杀宗的发展来说,都是意义重大,谁也不知道他闭关一次,能参悟出什么东西来,有一些东西,对于他们血杀宗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会让血杀宗的发展,更进一步,让血杀宗的实力,变得更强,这可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他当然不敢打扰赵海,所以他虽然是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却是一直留意着赵海那里的情况,一是怕打扰赵海,二是准备在赵海需要的时候,马上就前去帮助。

第二百三十六章 分组

赵海这一次的试验其实十分的简单,他就是要试一下,这种金属在各种诅咒之下的反应,这其中也包括百花女王使用过的那种诅咒,他想要看看这种金属在这些诅咒之中的反应,最后的结果让赵海有些意外,这种金属在这些诅咒之中,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有那种佛力诅咒,还算是有一些反应,不过反应也并不是很大。

赵海有些不解,难道是试验失败了吗?最后他又觉得不对,并不是试验失败了,而是他的方法用的不对,想要这种金属产生变化,必须要往这种金属里输入能量,只是对这种金属使用诅咒之术是没有用的,必须要对这种金属使用诅咒力量,诅咒与诅咒力量是不同的,诅咒只是一种方法,就像是有人告诉你钻木是可以取火的,但这只是一种方法,但是并不是说有人告诉我钻木取火,你就马上会有火,你必须要钻木才行,你只有钻木了,你才能有火,你才能使用火,这一点儿十分的重要。

一想到这里,赵海马上就调动了自己体内诅咒之力,随后直接就把这种力量引入到了佛力金属之中,这诅咒之力一进入到佛力金属之中,这佛力金属竟然马上就像了一样,随后就开始拼命的生长,这让赵海一愣,因为只是转眼之间,他手里拿着的一团拳头大小的金属,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达到了一米左右的巨大金属球了,这让赵海大吃了一惊,他马上就收回自己的诅咒之力。

他刚刚用的就是佛力诅咒之力,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随后赵海又试验了另一种诅咒之术,这种诅咒之术就是最为原始的一种诅咒之力,这种诅咒之力进入到了金属球里,金属球竟然开始慢慢的缩小了,最后又缩小到了拳头大小。

这样的变化,让赵海大吃了一惊,随后他却是大喜过望,因为这样的变化真是他想要的,赵海不由得两眼放光,随后他又开始试验其它的诅咒之力,最后甚至试着把佛力与诅咒之力,同时的输入到了金属之中,而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这种金属一下就变得坚硬无比,甚至比这种金属变成固态之后还要坚硬数倍,而想要解除这种情况,让这种金属变得液态,也十分的容易,就是同时的向里面输入佛力与诅咒之力,然后收回其中的一种力量,就可以让金属在一次变成液态了。

这样的变化让赵海大喜过望,随后他就开始进行各种各样的试验,最后他发现,他的试验十分的成功,他现在确实是找到了可以完全控制这种金属的方法了,而这种方法,就是来自于佛力与诅咒之力的相互运用。

虽然说很多血杀宗的弟子,并不会用诅咒之力,但是这在赵海看起来,其实是十分容易解决的,不要忘了就算是血杀宗弟子的身化外化,他们真正的灵魂印记,也是在光脑之中的,而现在赵海已经有了一种方法,可以很好的使用这种金属了。

等到赵海做完了试验之后,他就直接离开了佛力金属的试验室,虽然说这种金属现在不用任何的药剂,他也可以控制自如了,但是赵海却也知道,没有转化成佛力金属之时的金属涂装,还是有很大的用处的。

金属涂装,就是没有在里面加入净土和牵引水晶的这种液态金属,这种金属想要让他变成固体,必须要在里面加入药剂才行,而想要让这种金属,从固态变成液态,就必须要用温度和调整在加上药剂才行,这样虽然不好控制这种金属,但是在炼器的时候,还是十分方便的,也是最适合炼器时使用。

而佛力金属,就是张宏良试着加入了净土和牵引水晶之后的金属,这种金属最一开始张宏良只是用自己的法力进行控制,但是这种控制还是有缺陷的,所以赵海进行了另外一种试验,就是利用诅咒之力加上佛力,对这种金属进行各种各样的控制,而这种控制其实更适合各人使用,因为每个人的法力和诅咒之力其实都是不一样的,如果一个人用这种金属,制做了一件大型法器,然后把他凝固定形的,但是最后他却战死了,那么这件大型法器,就不能有任何的变化了,甚至让他重新的变成液态都不可能,那可就麻烦了,所以在制做大型法器的时候,还是使用金属涂装为好,毕竟温度的变化和药剂的加入,是任何一个修士都可以做到的,这样才更加的保险一些。

等到赵海处理好了佛力金属的事情,他这才回到了神机堂的大殿之中,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闻于名他们,他相信闻于名他们,应该也快要回来了,不过他并没有闲着,他现在已经开始在脑海里进行推衍了,就是想要看一看,自己的这个计划是不是可行。

同时赵海也开始想着自己新的法阵船和运兵船了,赵海这一次的想法十分的简单,新的法阵船和运兵船,要有更多的做用,而且还要可以适应各种各样的环境,所以就必须要进行大规模的改进才行,不过最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把能量武器先解决了,然后在决定法阵船和运兵船的事情。

不停的想着这些事情,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赵海终于被惊醒了,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进入到大厅里的闻于名他们,闻于名他们一看到赵海还在大厅里,全都冲着赵海行礼。

赵海冲着他们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好了,都坐吧,都说说,结果如何。”赵海虽然已经各种属性的法阵,全都进行了分类,同时也已经把那些有共同符文的法阵,进行了归纳,但是他还是想要看看闻于名他们做的如何,毕竟他不可能一直都盯在闻于名他们这里,以后神机堂这里还是研究法阵的地方,所以他必须要知道,闻于名他们做的如何,如果闻于名他们做的不好的话,那赵海就要敲打他们一下了。

闻于名马上就道:“回宗主,已经做好了,这是我们的汇总,宗主请看。”说完闻于名拿出了几块玉简递到了赵海面前,赵海拿起了那几块玉简,精神力往里一探,看起了玉简里的内容,这一看赵海不由得点了点头,这几块玉简里,每一块玉简里,都是一种属性的法阵归纳,而且归纳的十分的详细,做的十分的好。

赵海一边看一边与自己总结出来的法阵进行印证,最后发现虽然不如他总结的全面,但是也已经十分的不错了,毕竟有一些法阵,闻于名他们是没有见过的,而闻于名他们会的法阵,他们都已经做出了归纳和总结,这已经十分的好了。

赵海看过了所有玉简之后,点了点头道:“好,非常的不错了,我之前也做了一些总结,跟你们的差不多,不过有一些法阵,你们没有见过,我这里也做了一些总结,你们拿去看看,宏良,你来,这块玉简给你,我刚刚对佛力金属又进行了一下研究,这是研究结果。”说完赵海把一块玉简给了张宏良,又拿出了一块玉简给了闻于名。

闻于名和张宏良都接过了玉简仔细的看了起来,最先看完的是张宏良,他看了赵海玉简里的内容之后,一脸兴奋的看着赵海道:“宗主,这是真的?这个的试验结果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血杀宗弟子的战斗力,会有一个质的提升。”

赵海笑着道:“当然是真的,绝对不会有错,我已经做完了试验,而且全都经过了多次的试验,十分的成功,所以你就不用担心了。”赵海做事儿一直十分的小心,这一次的试验数据,可全都是经过了几次试验之后得到的,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张宏良一脸狂喜的道:“好,太好了,哈哈哈,这一下我们血杀宗,在也不用为金属的事情发仇了,哈哈哈,太好了。”张宏良是真的十分的高兴,因为这一次的试验成功,他们就真的等于是完全的控制了这种金属,这对于血杀宗来说,可真的是太重要了。

赵海微微一笑,随后转头看了一眼闻于名,闻于名这时也看过了赵海人他的玉简,他的脸上也有些吃惊,最后他放下玉简道:“宗主,这里面有一些是诅咒法阵,宗主的意思是准备,把诅咒法阵和修真法阵进行混合使用吗?要是那样的话,我们的试验会更多,更加的麻烦。”

赵海沉声道:“不管麻不麻烦,只要这一次的试验能成功,那么我们的能量武器就会有一次质的提升,这对于我们血杀宗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在这个时候不要怕麻烦,这个时候要是怕麻烦,以后只会更加的麻烦,反之,如果我们现在把所有的麻烦全都解决了,那以后就简单了。”

闻于名点了点头道:“好,那我马上就安排下去,马上就进行试验。”闻于名也知道,赵海决定了,那么他们就只管做就好了,所以他也没有在说什么,直接就同意了,他相信赵海做的一定就是对的。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整个神机堂,从现在开始进行分功,身外化身改良分为一组,能量武器分为一组,改进满天火的要有一组,大型法器要有一组,大型法器上的物理攻击要有一组,只要这些我们全都解决了,最后在汇总起来,那么我们的任务,也就差不多可以完成了。”

众人都轰的应了一声,随后开始分组,每个人都充满了干劲。

第二百三十七章 提点

赵海站在一个试验室里,在这个试验室里,还有其它很多神机堂的人,这个试验室十分的巨大,在试验室的最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投影仪,这个投影仪上,正显示着两种战舰,分别是血杀宗以前的运兵船和法阵船。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wbfw.dzhhyy.com  tt9rt.dzhhyy.com  6a1t.dzhhyy.com  9ekv.dzhhyy.com  rly4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