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愣愣问:“这些哪来的?”

祝寂正在收拾东西,给“战利品”分类,哪些是要中午现做的,哪些可以存放到明天后天的,归类好放冰箱里。

还没等他开口,团子就比手画脚开始演讲起来。

她眉眼弯弯,脸颊红红,很骄傲说道:“这些是李奶奶送的,这个是赵阿姨送的,还有这个小罐罐里面是好吃的是很漂亮的姐姐送的,鸡肉是白胡子爷爷送的……”

她掰着手指头数,一口气说了好多人,能记住人家姓什么的就喊李奶奶啊赵阿姨的,记不住的就这个漂亮那个好看,嘴甜得很。

谢琉让听蒙了,低头一看,自家儿子也蒙了,傻住了,谢琉想,这会儿他们父子俩在镜头前的表情一定很傻逼。

连忙轻咳了下,帮儿子捏了捏脸,叫他回过神来。

父子俩回过神来还有些不敢相信,问是不是真的啊?他们父女真没去抢银行?抢完了再去超市买什么的……

祝寂用一言难尽看智障的目光看了眼谢琉,继续干他的活儿,不理他。

等一顿大鱼大肉难得的午餐吃完后,谢琉父子总算接受了人家祝影帝父女俩走了大运,赚了大钱还得了一堆好吃的!

不止呢,人家还有宽敞豪华的大别墅住着,这里多好啊,出门有菜地,空气好,视野高,住屋里还有空调吹,有冰箱用有冷饮喝,多美啊。

他们住的四合院听着是气派,但架不住这是传统住宅啊,里头除了水电别的都没接上,连台风扇都没有的。

晚上要开窗睡觉,不开窗睡觉得热死,一点风都没有,开了窗睡觉外面蚊子就跑进来,能骚扰你一晚上,能怎么办?在热死和被咬死之间做个选择呗?

不知道这些还好,一旦接受了这个事实,父子俩心态就崩了,一顿饭吃完吃得泪眼汪汪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红着眼问:“你们怎么就这么好运?!”

谢琉也是奇怪了,祝寂明明手气差到爆,怎么就刚巧碰上愿意给房子住的好心人?还能卖菜挣钱?

明明这个小地方青菜不受欢迎,最不好做的小买卖了,这也罢,出个门卖菜还能遇上粉丝给送吃的?这得有多大运气?

他能撞上一样就该偷笑了,假如有人免费送吃的给他还用苦哈哈去赚伙食费?假如有人借他房子住,都不用大别墅,带空调就行,他能录上个十天八天节目!

一个大男人眼泪汪汪地看着人,怪渗人的。

祝寂眼皮微跳,低头给团子削果皮,团子坐在宽大的木沙发上,一双小短腿来回晃悠,见谢叔叔和小哥哥快哭了的样子,歪了歪脑袋说:“谢叔叔安安哥哥别哭,音音和爸爸下次还请你们吃饭。”

团子知道其他人也不好过,导演叔叔不给他们钱,还把他们身上所有钱给没收了,只能自己赚钱花,看谢叔叔和小哥哥就知道了,没饭吃,吃一顿饭感动得快哭出来了。

谢琉父子:“……”

谢琉父子吃得红光满面精神饱满地回了自家小破院,路上遇着莫启父子和赵顺言父女以及杨力父子,正巧,四个四合院组都碰上了。

刚巧是吃过午饭的时间,正闲着,就一块儿到谢琉家的小破院里坐着,院里有棵老树枝干茂密,正好遮阳,树下有块石桌子,几个石头墩子,几人就坐在那吹着风儿聊天。

跟拍的摄影师们仍然兢兢业业,跟隐形人一样默不吭声将镜头对准了他们。

几个大明星老早忽略了摄像头,来拍这个节目前真没想过会这么难,形象早在到处花式赚钱的路上跑偏了,索性破罐子破摔,反正大家都一样,形象全部崩坏,谁也不怕谁!

再说在场来参加节目的都有谁?

谢琉刚得了个颇具分量的最佳男主角,实打实的新晋影帝,走的是实力派。

莫启更是老牌的视帝,这些年不知道拿了多少奖,他的炉子演不来电影,但是在电视剧上那是他的半分天下,多少大红大紫的电影都有他那张熟悉的脸。

杨力更不用说,世界冠军,靠成绩说话的,不讲究形象。人赵顺言更简单了,演相声小品的扮丑角还少了?

也因此都毫无负担,坐姿千奇百怪,两条腿大大咧咧往地上伸直了。


320t1.dzhhyy.com  su45.dzhhyy.com  3av.dzhhyy.com  n66.dzhhyy.com  r4p3l.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rhbj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