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副将对新补充过来的新兵蛋子还挺重视,亲自集结训话,训话过后,他挥手让各个军士长带着自己麾下新来的小伙子们散了,先去认认营帐,头一日先不安排训练。

许副将训完话拔腿要走,却没想到,人堆里滚出来一个球,直奔着他而来,说实在的,许副将在军中这么多年,还没见过比这个球更圆的物体呢!!

这么胖的胖子来当兵??逗谁玩儿呢?!到新兵营选人是他麾下值得信任的百夫长亲自去的,怎么这么不靠谱,居然选来一颗球??

“将军!”钱浅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许副将定义为废物,仍旧想要为自己的命运挣扎呢:“我有一事禀报,不知将军可否拨冗……”

第1841章:王爷,请问何时论功行赏(31)

钱浅一句话最终没能成功说完。因为她的伍长发现了刚分过来的圆球状小胖子居然大着胆子拦将军的路。

火头军新兵钱浅的新伍长当然也是个伙夫,在许副将麾下的骁骑军已经混了将近五年,其实已经混到了年限,可以申请退伍了。刚看见钱浅被分过来的时候,伍长也挺吃惊,居然有个这么胖的胖子来当兵,怪不得一来就被分在他手下了呢!

就这身板,上了战场目标都比旁人大,怕不是要乐死夷梁的弓箭手。再说就这圆溜溜的模样,能灵活嘛!任谁一看也知道,这就是个拖后腿的家伙。应当是骁骑营所有军官都不想要他,所以才被分在火头军。征兵衙门也不知道哪个不醒事的当值,居然招进来这么一颗球。

伍长自己都觉得,长成钱浅这模样,也只能当伙夫,像他一样,掌勺做饭,安安全全的在军中混到年限,申请退伍拉倒。

伍长一开始想着,这个胖子大约是军户出身,大约是军户独子,因此条件如此不合适,也来从军了,否则哪里有这样的圆球来当兵的啊。

因为怀疑钱浅是军户家里的独子,不得不服兵役,伍长一开始还想着,要好好照看她,让她能安安生生的在骁骑军混到年限,踏踏实实退伍回家。可好心眼的伍长万万没想到啊,新来的胖子居然这么不省心,刚到骁骑营,人还没分到营帐呢,就开始想要拦将军的路了!

在骁骑军混了这么多年,伍长自然已经是个老兵油子,很清楚许副将一板一眼的严肃个性。当兵的令行禁止,服从命令听指挥最重要,长官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有新兵蛋子刚来就不服从命令去拦将军的路的?伍长当时就被钱浅吓出了一身汗。

他急急忙忙追在钱浅身后,伸出手一把拽住钱浅的衣领,一边拦人一边还要陪着笑给许副将道歉简直不能更忙。

“将军,对不住了。”伍长拎狗一样拽着钱浅的后衣领:“刚来的小子不懂事,您千万别计较,我回去好好收拾他。”

伍长一边说来着一边还伸手去捂钱浅的嘴,怕她说出什么得罪人的话。只是钱浅五岁开始被吕青岩揪着耳朵练武,身体反应极其灵活,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始躲避伍长的手。

她的头微微一偏,伍长蒲扇一样的大巴掌擦着她的下巴过去,她迅速一把抓住伍长的脉门,直接一扭身,人影一闪,整个人都站在伍长身后了。到了军队一直在做饭的伍长有些呆滞地看着自己的手,根本不明白小胖子怎么跑了,他明明牢牢抓住这小子的后脖领了不是吗?

钱浅这两下子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等她站在自己伍长身后了,她也反应过来了,刚刚抓住她的是她目前的伍长,不应该这样对待自己的领导。

钱浅是个真正做过边将的人,军中的规矩她其实非常清楚,她知道当兵的令行禁止,服从命令听指挥很重要,她也知道作为新兵,听话懂规矩才讨人喜欢,她更是非常清楚自己这个新兵蛋子不应该来拦将军的路,这样的举动与作死无异。

她还知道,自己的伍长过来捉自己其实是好心,伍长怕她这个新兵不懂规矩,得罪将军吃大亏,所以急急忙忙过来护着她。

这些钱浅都清楚,但她没办法,还是大着胆子过来拦许副将的路。一切的一切不仅仅因为钱浅急着攒军功,必须在两年内混成宁王信任的百夫长,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是个女人!

钱浅是做过将军的人,她非常清楚,长期在军队中掩饰性别,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她以前跟7788闲聊时曾经说过,她做武成王守边关的时候,她麾下军队绝对不可能混进来个男扮女装的男人,谁敢在她眼皮子底下搞猫腻,怕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钱浅说这话可不是吹牛,当兵是集体生活,想在集体生活中掩饰性别,当然比登天还难。

道理放在这里也是一样,钱浅在这里女扮男装从军,同样风险极高。她武成王麾下混不进个男扮女装的男人,人家宁王麾下就能混入女扮男装的女人吗?新兵营一个多月没露馅,钱浅清楚,那不仅仅是她运气好,还因为大家都是新兵,许多人都没有适应军队集体生活和高强度的训练,天天从训练场下来都累个臭死,没人有闲心盯着她一个胖子看。

但在骁骑营可不一样。这里到处都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日常训练结束,甚至还有精神一起摸个牌九赌两把。赶上不当值的日子,训练结束,关在营里无聊,自然有时间和闲心盯着旁人瞧,时间长了,必有人注意到她这个胖子的不对劲之处。

所以钱浅清楚,她必须尽快进入骁骑军的骑兵营,哪怕日日风餐露宿的在外巡守防线,也比在驻扎营地呆着强。

“将军……”钱浅看了一眼拦在自己面前的伍长,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争取一下换工作。她刚刚张开嘴,就看到许副将朝她做了个停止的手势。钱浅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闭嘴,毕竟当兵的必须听命令,她也不能太过分。

许副将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圆溜溜的胖子。个子不高,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刚刚那两下子他可看清楚了,不是一般人的反应和速度,这胖子可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憨厚无害,身手很不错的。

许副将打量钱浅的时候,钱浅也眼睛瞪得溜圆正在望着许副将。这个副将长脸,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训练用的藤甲,腰上配着细长的唐刀,没戴头盔,一头黑发梳得整整齐齐。许副将脸很黑,看起来是长期在战场上风餐露宿的,长得一脸严肃,个子在这个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算不矮了,钱浅目测起码比自己高十公分,至少有一七五,跟她爹吕青岩的个子差不多。

第1842章:王爷,请问何时论功行赏(32)

许副将盯了钱浅几秒钟之后才开口,他没回头,直接朝身后一伸手:“新兵名单给我。”

跟在他身旁的副官从怀里掏出新兵营交来的新兵名单递到了许副将手中。许副将低下头,打开新兵名单,一边看一边头都没抬地问道:“你叫什么?”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upqvw.dzhhyy.com

sa8.dzhhyy.com  21k.dzhhyy.com  ww3dg.dzhhyy.com  r64e.dzhhyy.com  l5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