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怎么说?照实说。”秦湛不屑的说道:“万金的赏钱,劳资不信师爷不动心,到时候儿赏钱到手了,他哪儿会顾得上这么多,也就不会管咱们了。”

“可是咱们这么瞒着师爷,不太好吧。”豹子有些犹豫的说道:“咱们都出来一天一夜了,师爷在山上肯定发现咱们不在了,好歹这一次一起出来的,也有三十多个弟兄呢。”

听到豹子说这话,秦湛甚是不悦,一巴掌拍在了豹子的后脑勺上:“劳资说你这一大男人怎么这么怂,师爷这个,师爷那个的,到底他是你老大还是劳资是你老大。”

“您是,您是。”豹子连忙点头哈腰的纠正自己。

“师爷来咱寨子,不就是为了钱嘛,眼下有这么个发财的机会,还不赶紧抓紧机会,不然光靠着做山贼,攒棺材本儿,咱们得攒到猴年马月去。”秦湛说道。

秦岭大山中,秦湛的山寨。

山寨里所谓的师爷正在书房盯着跪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小喽啰身上。

“你不是说大当家的只是下山收钱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儿!”师爷将手里的纸张,一把甩在了那喽啰的脸上:“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大当家的下山截杀长安派出来的勋贵去了。”

这师爷一身锦衣,头上戴着纱帽,不像是个师爷,倒像是城镇中的富户,又或是达官显贵家的管家的模样,颇有些肥胖的身材却是有着一双犀利如鹰隼的眼睛,平日里和和气气的也便罢了,一旦发起怒来,目光所过之处,底下的人无人敢与之对视。

收到外面探子的消息的时候,这师爷心中也是一紧,霎时间反应过来,秦湛这是要闹事情啊。

长安城派出的勋贵也敢去截杀,简直是不要命,况且这次当今陛下派出来的,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侯爷。

“怎么不说话了?”师爷从作为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这小喽啰的身边。

“师爷饶命,师爷饶命啊,是大当家的嘱咐小的说,千万不能告诉师爷您的,小的也没办法啊。”那喽啰感受到师爷身上散发出的危险的气息,跪在地上连连的磕头认错。

“来人,将他给我关起来,立刻召集兄弟们,下山去接应大当家的。”师爷对着书房中的随从吩咐道。

“是。”随从应了一声,转身出了书房。

转眼间,书房里就只剩下师爷一人。

复坐在位子上,皱着眉头,心中却是将这秦湛骂了个狗血淋头。

“秦湛这混蛋,劳资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才将你这破寨子带到今天这个地位,你一个冲动去干这种蠢事儿,是想毁了劳资辛辛苦苦在这穷乡僻壤建立起来的基业吗?”

与此同时,师爷的心里还要盘算该如何挽回当前的局面,秦湛如此鲁莽,势必是会给寨子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是不是该换个更听话的来扶植上去了,这样一来,上面的大人,也不会太过苛责......

想到这里,师爷坐在位子上,提起毛笔开始写信,将秦湛的事情和自己的打算原原本本的写了下来,待墨迹干涸后,折好,装进了信封。

“来人。”

“师爷有何吩咐。”书房外面的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将这封信,快马加鞭的送到长安。”

接过书信,那人躬身一礼,随后便离开了书房。

守在书房外面的这人是跟着师爷一起从长安来到这秦岭之中的,算是他的左膀右臂,一般往长安送的重要信件之类的事情,都是由他亲自联络送达,毕竟这种事情,马虎不得。

“师爷。”人刚走不久,书房外又有人过来了。

“什么事儿?”师爷抬头问道。

“兄弟们都已经集合准备好了,要现在下山接应吗?”外面的人询问道。

“恩,大当家的带着人怕是进了鹰头的地盘,你们带人去的时候,小心鹰头的人,能不正面起冲突就不要跟人家闹起来,毕竟咱们与鹰头的地盘相邻,若是打起来,对咱们也不是什么好事,这次你们下山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将大当家的带回来。”师爷吩咐道。

“是,师爷。”外面的人应了一声,随后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4i5u4.dzhhyy.com  td6fb.dzhhyy.com  uo72.dzhhyy.com  upc.dzhhyy.com  4d6b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