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世璟吊唁过后,便离开了王府,之后,长安城与王珪有交情的人,全都陆陆续续的来了王府,前来吊唁王珪,至于什么情景,玄世璟是看不着了。

以为王珪去世的缘故,走出王府的玄世璟,心情也一直是低落的,情绪这种东西,是会传染,这话说的果真一点儿都没错。

一时之间想不出要做什么,玄世璟干脆骑着马,晃悠回了东山侯府,打算回房间盖上被子蒙头睡一觉,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王珪去世,算是将玄世璟心里的那份压抑都爆发了出来,干脆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稳稳的睡上一觉,或许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

逃避虽然可耻,但是却是有用。

第三百四十五章:李二陛下的到来

从王府回来之后,玄世璟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蒙头睡了两天,弄的王氏担心不已,但是得知玄世璟是从王府回来之后变成这个样子的,便只是叹息一声,就不再去打搅他了,只是按时让身边儿的小欢去给玄世璟送饭。

本就压抑的长安城,王家送葬的队伍一出,氛围更让人心情沉重了。

王珪出殡的这一天,李二陛下让李泰亲自带着文武百官为王珪送行,玄世璟也在,只是并没有在送行的队伍之中,而是上了城墙,站在城墙上,看着朱雀大街上浩浩荡荡的队伍,出了朱雀门,朝着王家的墓地走去。

百官送行自然不会送到王家的墓地,毕竟那是王家自家人该做的事情,仅仅是出了长安,送到灞桥,原本浩浩荡荡的队伍,便只剩下了王家的人,在空旷的野外,显得那样的孤寂。

或许王珪相比于凌烟阁二十四功臣来说,在后世的名声并不是像程咬金、魏征那般人尽皆知,但是,在这个时代,王珪却是在大唐的锦绣壮丽的山河之中,画下了一笔重彩。

该悲伤的也悲伤过了,再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义了,玄世璟下了城墙,回了神侯府,一进门便发现整个神侯府的气氛有些不多对劲。

径直走进了前厅,却看见李二陛下一身鱼龙白服坐在堂上,房遗爱和赵元帅正侍奉左右。

“小臣参见陛下。”见到李二陛下,玄世璟站在厅中躬身抱拳向李二陛下行礼。

“免了。”李二陛下摆摆手,目光一直落在玄世璟身上:“去送过王卿了?”

玄世璟点点头:“是,不过是小臣是在城墙上目送着王老大人远去的。”

“有些事情,青雀已经告诉朕了。”李二陛下说道:“王卿生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你,跟朕说说,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

玄世璟拱了拱手:“王老大人让小臣,宽恕王敬直。”

既然事情李泰都已经跟李二陛下说过了,玄世璟这里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干脆就老老实实的回答李二陛下。

“恩,也能料想的到,你是怎么回应的?”李二陛下问道。

“小臣答应了。”

“哦?为何?朕看你在朝堂上那般模样,还以为你与这王敬直,必定是不死不休呢。”虽说玄世璟的回答也在李二陛下的预料之内,但是真正的听到玄世璟的答复,李二陛下还是忍不住的好奇。

“也没什么,当时的那般情景,小臣不想拒绝,便答应了。”玄世璟说道,但是却只是敷衍了李二陛下一番,若是当时玄世璟真的不答应,王珪也毫无他法,只是玄世璟终究是善良了一把,看着躺在床上行将木就的王珪,想到王珪这大半辈子除却年轻的时候,剩余的时间几乎都是在为大唐劳碌,这样一个肱骨老臣,在临终前的愿望,玄世璟不想拒绝,也不忍拒绝。

反正王敬直是死不了,至于死不了玄世璟会让他做什么,这主动权还是掌握在玄世璟手里的。

“果然朕没有看错你。”李二陛下赞赏的看了玄世璟一眼:“若是王卿临终前的请求你没有答应,朕也会来寻你,替王卿完成这个遗愿的,很好。璟儿,你还小,现在王卿虽然去世,但是其背后太原王家的势力依旧不容小觑,朕希望,你在长安,莫要激进,为自己树立太多敌人,日子还很长,争勇斗狠,终究只是小道尔。”李二陛下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是,小臣明白了,谨遵陛下教诲。”玄世璟拱手应道。

原来这次李二陛下趁着王珪出殡这个机会出宫来神侯府一趟,是为了来嘱咐玄世璟的,或者说,是为王敬直来说情的,若是玄世璟没有答应王珪,或许李二陛下就会出手,保住王敬直一命。

“恩,明白就好,朕今日出宫也是借着王府的丧事出来,不便在此多做逗留。”说着,李二陛下站了起来:“德义,回宫吧。”

“是,陛下。”一直站在李二陛下身后的德义应了一声。

送走了李二陛下,玄世璟也不知为何,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走到太师椅前,坐了下来。

“高峻还在玄武楼?”玄世璟看向房遗爱问道。


vtpn.dzhhyy.com  sm4uc.dzhhyy.com  9jw.dzhhyy.com  w3w.dzhhyy.com  88a.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yyxfw.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