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焱像是没听见玄靖的话似的,自顾自地讲了下去:“鲛人的泪,落地就成为珍贵的珍珠,那种珠子叫做鲛珠,蕴含灵力。上古时,人类为了获得鲛珠,捕获鲛人后将他们养在笼子里,虐待残害,仅仅是为了让他们哭。不擅长争斗的鲛人被迫害至几近灭族,不得已才请求上仙庇护,将他们的领地遮掩起来。”

玄靖似乎非常吃惊,而身为半妖的慕秋水则有些感同身受似的面露不忍:“怎么能这样!只是为了获得鲛珠,就……就……”

“是啊。”螭焱点点头:“其实有时,人类的残忍并不亚于妖族。”

螭焱很聪明,点到即止,并没有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但他想要表达的,很明显已经传递给了玄靖。玄靖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凝。

重生的遥夜当然知道螭焱为什么要说这些,她也知道,这个话题只能点到为止,因此装作一无所觉的模样,笑着转移话题:“赤炎,你知道的可真多,你还没说,鲛绡到底是什么?是不是真的比这些皓锦更好看。”

“鲛人精于织绡,”螭焱答道:“由他们亲手织成的鲛绡精美无匹,据说在上古时代,沿海的市镇,偶尔会见到化成人形的鲛人拿着鲛绡来换取人类的物资。但眼下人间怕是见不到了,因为鲛人族求得上仙庇护之后,为了回报仙神的庇护之恩,所有鲛绡都供去了天界。”

“这样吗?你怎么知道鲛绡比皓锦还要好看?反正早就见不到了,你也不大可能见过,都是传说而已啊,几千年了,人类的纺织手艺也在不断进步嘛。”钱浅也是有点好奇,她并没有见过传说中的鲛绡,但是鲛人她倒是听说过,不就是传说中的美人鱼嘛!

“有幸见过,否则怎会信口开河。”螭焱朝钱浅一笑:“我父……我师父以前与一位上仙有些交情,他当年成亲时,那位上仙送给他一段鲛绡,给他的新婚妻子做嫁衣。我……师母的鲛绡嫁衣我曾经见过,果然精美无匹,如云如霞,这皓锦在人间算是难得,但比之鲛绡,差得远了。”

“真的吗?”一旁爱美的女孩子们还都没说话,江清明倒是一副感兴趣的模样先开了口:“原来鲛绡真的那么好看?比这些皓锦还要好看好多倍?”

“自然是真的。”螭焱转头看了一眼皓锦,有些遗憾似的叹了口气:“只是我师娘早已去世,那身鲛绡嫁衣给她做了陪葬。鲛绡在人间已经难觅踪迹,再想看到,怕是难了。”

“玄音。”江清明突然转过头望着钱浅,桃花眼中笑意盈盈:“我以后一定找来鲛绡给你裁衣裙。”

诶?这都哪跟哪啊!钱浅哭笑不得。她一个龙套修士,要鲛绡衣裙干嘛?平时都是穿道袍的。钱浅刚张开嘴想说什么,谁知她身旁的玄玉先一步忍不住喷笑出声。

“噗……哈哈哈……”玄玉笑得一点都不优雅:“清明,你找鲛绡来也是给玄音裁嫁衣吗?你倒是想让她穿着鲛绡嫁衣嫁给谁呀?你吗?哈哈哈哈!”

“是啊!”江清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朝玄玉点点头:“自然是我,还能有谁啊?”

“我去那边问问客栈。”江清明话音刚落,遥夜突然转身,朝着街角另一个方向走去。

螭焱一脸无措地看了玄玉一眼,嘴动了动却没开口,最后叹了口气转身去追遥夜:“你们慢慢逛,我和遥夜先把客栈房间订好。”

我擦!这个缺心眼的惹祸精!钱浅气得一脚踩在玄玉的脚上:“好好看你的布料!”

玄靖的脸色似乎也有些黑,他忍了两秒之后才开口:“玄玉师妹最近似乎越来越活泼了。”

坏消息是,玄玉恶趣味的宅男玩笑让遥夜心情低落,好消息是,这似乎有效的转移了慕秋水的注意力,最近一直心情不佳的慕秋水显得情绪好了一些,她似乎觉得理直气壮惦记给未来媳妇做嫁衣的江清明很有趣,跟着玄玉调侃了钱浅和江清明几句。

这让钱浅森森怀疑玄玉这个死阿宅是不是故意的,为了哄心上人慕秋水开心,毫不客气地把她丢出去坑害一波。

不过,慕秋水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太久。遥夜很快和螭焱回来了,不知螭焱是怎样安慰遥夜的,两人看起来面色如常,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趁着天色还早,先去吴老三家里看看。

在这么大的城里打听一户人家可不容易,村长他们并不知道吴老三家住在皓城的那条街巷,只知道那个送信的行脚货郎在皓城如意街附近卖货。

大家决定一起去如意街附近打听,却没想到,刚到如意街,就听到街上流言如沸,说是如意街后巷的一户人家,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半年之内,一大家子人接二连三都死光了,眼下就剩下男主人还活着,但也是半死不活,随时都会见阎王。街面上流言纷纷,都说这家人大约是得罪了人,受了诅咒,否则怎么可能半年之内全家都死光呢。

听到了街上的流言,钱浅顿时心里一紧,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吴老三村中老宅残留的淡淡妖气。

第1614章:各位,请先做完主线任务(114)

听到流言第一时间警惕起来的不仅有钱浅,还有对妖十分敏感的玄靖。他略一沉吟,回头朝江清明吩咐:“清明,你和玄音找人打听一下,流言所说这家人姓什么,住在哪里。”

“玄靖,”螭焱问道:“你是说……这家人很可能是吴老三一家?”

“不无可能。”玄靖点点头:“吴老三村中旧屋空了许久,还有淡淡妖气存留,由此可知,之前有妖物长居。我之前以为,是这吴老三豢养妖物,但眼下听了街面上的传言,我却另有怀疑。”

“你的意思是……”螭焱的眉头紧紧拧起:“有妖跟随吴老三许久,但没道理啊……妖物害人,为何要费时费力的跟着事主如此长时间,完全可以在村中就直接害死他们。”

“一切皆是我的猜测而已。”玄靖摇摇头:“等清明和玄音打听出结果来再说。这一家子死的蹊跷,就算不是吴老三一家,我们也去看看。”


31p.dzhhyy.com  sdpb.dzhhyy.com  oqw.dzhhyy.com  2md.dzhhyy.com  8aej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axblq.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