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尘瞧得这鬼大师的低姿态,倒是似笑非笑的道:“这么容易就想将先前围攻我的事揭过去吗?”

鬼大师闻言,面庞顿时一抽,他的眼神挣扎了一下,最终苦笑了一声,道:“那不知道小哥想要如何?”

牧尘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来,道:“三颗战印。”

鬼大师面色微变,咬了咬牙,道:“小哥未免心太黑了点吧。”

他辛苦到现在,也就才堪堪拥有四颗战印而已,还想着凑足战印好在战皇宝库中换取一道宗师阵图,若是交出去三颗,岂非是这么久都做无用功了?

牧尘面色不动,但那盘踞在天空上的玄武战灵却是在此时俯视下来,锁定了鬼大师,磅礴战意,形成威压,层层叠叠的对着后者笼罩而去。

可怕的战威笼罩下来,那鬼大师身体也是微沉,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他瞧得牧尘那冰寒的眼神,便是知晓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恐怕那血灵子就是他的前车之鉴。

如果要硬战的话,凭他一人的力量,根本就不是牧尘的对手。

鬼大师的面庞阴晴不定,好半晌后,终于是颓丧了下来,袖袍一挥,三颗战印飞射而出,直奔牧尘而去。

打又打不过,逃也逃不了,那么他唯一的选择,就只能是妥协了。

“该死的血灵子,你死也就死了,竟然还要拖我倒霉,看我日后怎么收拾你们血神族!”心在滴血的鬼大师,在心中怒声咆哮。

面对着强势的牧尘,他不敢做什么,于是只能将这种怒意发泄到血神族身上去,而且,失去了血灵子保护的血神族,必然大势将去,在众多顶尖豪强眼中,只是肥羊罢了。

牧尘接过鬼大师这三颗战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此番大战,虽说暴露了伏魔卫这张底牌,但收获也是不小。

“滚吧。”

牧尘冲着鬼大师挥了挥手,毫不客气的道。

对于这喜欢捡便宜的家伙,他可是没一点好感,若非是担心这片区域那些暗中隐藏的家伙,他倒是宁愿再度出手,将这鬼大师也是赶出战场。

而鬼大师则是丝毫不在意牧尘的态度,反而是大赦一般掉头就跑,那模样仿佛是生怕牧尘反悔,将他也是给收拾了。

瞧得鬼大师远去的身影,牧尘这才目光凌厉的环顾四周,淡淡的道:“若是还有谁觊觎我手中的战印,那就现身吧。”

牧尘的声音传开,但天地间却是一片安静,那些隐匿在暗中的顶尖豪强虽然也是眼热牧尘手中的战印,但先前血灵子的陨落,实在是让得他们骇然之极,对牧尘的凶狠也是有了足够的了解。

这种狠人,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他们的心中掠过相同的念头,下一刻,都是猛的暴射而起,然后化为流光,直接是头也不回的对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去。

显然,他们算是彻底的放弃了对牧尘出手的想法了。

牧尘瞧得那些飞射而出的道道身影,则是冷哼了一声,这些家伙,如果先前他展现出一点弱势,恐怕他们就会如群狼般的扑上来将他撕碎。

所以,对于这些家伙,只能展现出凶狠的一面,方才能够让得他们畏惧。

而待得隐匿在此处的那些顶尖豪强尽数离开后,牧尘也是收起了屠灵卫以及伏魔卫,身形一动,化为流光也是迅速的离开此地。

在远离那片海泽之后,牧尘感应了一下周围并未有人接近,然后便是降下身形,手掌一握,他的那一颗战印便是出现在了手中。

他催动战印,战皇宝库显露在面前,光幕之中,林林总总全是宝贝,而他则是随手一划,手中四颗战印凭空消失,紧接着,一道光华从战印中射出,漂浮在了牧尘的前方。

那是一道古朴的铜卷,铜卷之上,有着毫光绽放,毫光凝聚间,仿佛是形成了三道若隐若现的人影。

牧尘望着这道铜卷,眼中却是有着炽热之色涌现出来,因为此物,便是他心心念念的“三灵战阵”!

若是能够将其习会,那么他所修炼的“一气化三清”也必然是如虎添翼!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dqxwi.dzhhyy.com

1pc.dzhhyy.com  59ef6.dzhhyy.com  8aol.dzhhyy.com  m9l.dzhhyy.com  aiq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