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他媳妇儿小时候也长得这么可爱迷人。

真是从小到大吃小可爱长大的。

不只是陆一语对箱子里的东西惊讶,连何慈颂和褚韵峰也很惊讶。

原来何尊和宋子非早知道陆一语的存在,还暗观察了这么多年。

陆一语将照片一一收进件袋里,说道:“这些是怎么回事?”

宋子非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是唯一知道一点真相的人,当时你妈妈生产时我陪着。生下慈颂的时候,你妈妈要求将他藏起来,生的第二个孩子留给褚家。”

褚韵峰哑声道:“我其实知道何非怀的是双胞胎,那时候只剩下一个孩子,我以为另一个孩子走了,在陪她走完最后一程之前我都没有问过,怕她难受。”

宋子非:“你在对待何非的事情做得并没有什么错,也都可圈可点,对待那个跟小语掉包的孩子你的付出我们也都看在眼底。”

褚韵峰苦笑道:“可是岳父岳母,您两位是以什么立场在看我的呢?您二位明明知道小语的存在,又为什么不愿意提醒我一声?”

“你和那个孩子相处得很好,那孩子被你教育得很好,说出来反而害了那个孩子,何必呢?”

“可您们怎么能旁观小语这些年所受的苦呢?”

陆一语同样无法理解这一点,她的外公外婆在那么多年前知道她的存在,为什么从来不说?

她不相信他们说的只是害怕伤害了褚铭。

那个理由虽然也是个理由,但不是主要的。

没有重要到让他们旁观他们外孙女二十几年的程度。

何尊在宋子非要开口的时候,说道:“我们也很想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告诉你们,解了你们所有的疑惑,但很遗憾这个秘密我们不会说。”

陆一语哑然,没想到何尊会如此说。

她还以为他们至少会的个理由。

何慈颂闻言也十分讶异,本想心直口快的说点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不说。

宋子非点了点头,“你当是你的外公外婆冷血无情好,把对你妈妈早逝的恨遗到了跟你妈妈长得一样的你身和褚韵峰身了。”

陆一语抿了抿嘴,“您二位认为我会相信这个理由吗?”

“你相不相信不重要,我们的回答是刚才那样,无论你问多少次都是一样的。”

气氛一时间有些僵持,话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让陆一语不解的是如果宋子非不让何慈颂将这个小木箱拿给她的话,她也只是认为他们和她爸一样因为跟她失去踪迹而断了这些年的联系。

可他们没有这么做,他们坦坦荡荡的告诉她他们知道她的存在,但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认她,他们不愿意说。

她实在是有些不解。

他们看起来也不像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导致言行不一致,冒冒失失地将那些本该不让她知道的秘密放到台面来。

陆一语还没有想出所以然来,何尊便开口道:“好不容易来一趟,在这里吃顿便饭再回去吧。”

他这么说了,算大家觉得不妥,也不会提出什么异议。

在何家吃过午饭后,陆一语他们三人才回了酒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rpq.dzhhyy.com  wd5nu.dzhhyy.com  7bw.dzhhyy.com  uky1g.dzhhyy.com  7xeu3.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