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观花罢了。”玄世璟笑道:“知道如今书院里的学生为什么在朝堂上收到陛下的重用吗?原因可不仅仅只有一点啊,反正,到时候你去了庄子上,时间长了,你就能明白了。”

玄世璟知道,李厥肯定是要入主东宫做太子了,李承乾让他教导李厥,就是想让李厥多了解一下民间疾苦,不然的话,让李厥在宫中,请诸多大儒教导就是了。

既然如此的话,接下了这担子,就让李厥尽量成为一个更优秀的太子吧。

“房二哥,这一趟出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此行,任重道远,我敬你一杯。”玄世璟举起酒杯,对着房遗爱说道:“放手在外面做,若是有什么难处,捎信回来,长安这边儿,有我,你放心就是。”

房遗爱若是离开长安的话,不管是公面上还是私底下,玄世璟都会照顾一下房家。

现在房遗爱的大哥房遗直在外放,而长安城这边儿的房家,一直都是房遗爱在支撑着,房遗爱这一离开,房家就剩下一群妇孺了。

不过话说回来,高阳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至少房遗爱要是不在长安的话,没有人敢不长眼的去招惹房家。

“如此的话,我就更加放心了。”房遗爱说道。

房遗爱和玄世璟在楼顶上一直聊到月上中天,李厥也一直陪着这两人,两人喝着喝着,也喝的有点儿多,下楼之后,房家的人将房遗爱给节奏了,李厥则是住在了这边儿。

隔天,房遗爱就收拾好东西带着人,乘坐着马车离开了长安城,玄世璟并没有送房遗爱。

李厥也回宫中去了,因为他跟王守礼的女儿的婚期也已经定下了,现在宫中的人都在准备李厥的婚礼,李厥现在是出不得宫,因此,玄世璟也难得再次闲散下来。

玄世璟在家里待着,但是长安城里,不是所有人都安安分分的。

至少来俊臣就还在琢磨搞点儿什么事儿。

先前找了这么多关于王禹的证据,怎么到现在陛下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呢?

按理说,证据确凿,而且王禹又是出身百骑司,百骑司的人一旦出现问题,陛下应该震怒才是,知道了王禹跟郑家有密切来往,陛下难不成不应该质问王禹吗?

到时候王禹一摊上麻烦,他再出面去见王禹,告诉王禹自己能帮他解决,但是要拿着百骑司的消息来换。

现在来俊臣别的不想知道,就是想知道百骑司的消息。

百骑司可是皇帝手中的一柄利剑,哪儿能这么容易就让来俊臣窥探呢?

长安城多少人都跟来俊臣一个想法,想要知道百骑司的事儿,即便他们在官场上呼风唤雨,即便是他们在大唐手眼通天,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确切的得知百骑司的消息。

之前有人把手伸到百骑司里了,结果伸手剁手,百骑司的那位已经没了,连带着勾连他的那一家子,也消失不见了。

百骑司,那是皇帝的底线,哪儿能这么容易就被臣子窥探。

玄世璟跟自家庄子上也一直保持着书信来往,王禹那边儿在书院里是个什么情况,他也知道。

有李二陛下在上头保着王禹,出不了事儿。

就算来俊臣诬告,太上皇的名头一搬出来,谁都说不得什么。

而且,李承乾也没想过要动王禹。

先前为了掩护玄世璟,王禹已经牺牲掉他百骑司统领的位子了,站出来当靶子,在这一点上,李承乾也是有些亏欠王禹。

不过,君王的亏欠不能说,只能做,所以,李承乾的做法就是,在这件事上,保住王禹,摁住来俊臣的所有证据和奏折,不动弹。

久而久之,希望来俊臣能够明白。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搞事情

如今的来俊臣,意气风发,哪儿能想到皇帝有这么多心思。


mmld.dzhhyy.com  jqw8.dzhhyy.com  3rm.dzhhyy.com  nne3.dzhhyy.com  17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ixgn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