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得气人,总之,陆东深是烦他这出。

蒋璃可没他那么轻松,“饶尊,寂岭可不是度假的地方。”

饶尊收了脸上的吊儿郎当,认真地看着蒋璃,“我知道,所以我更要跟着。”他又挑眼看陆东深,“至少你们不能明目张胆地带着大队人马去吧?”

不愧是多次交手的商场对手,一句话就掐死了陆东深的软肋。

蒋璃态度干脆,“不行。”

陆东深和饶尊的目光都落在她脸上。她强烈反对后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来,嘴唇翕动,脸色看上去不大好。饶尊瞅了她半天,冷不丁道,“夏夏,悲剧不会重演,你看清楚了,这次跟你同行的是我,还有陆东深。”

蒋璃搭在竹桌上的手隐隐颤了一下。

经饶尊这么一句提醒,陆东深蓦地明白蒋璃反对的原因了。

那一年的戈壁行是她永久的噩梦。

陆东深轻叹一声,拉过她的手,温柔握住,“饶尊说得对,去寂岭我们不能大张旗鼓,这就增加了不少危险的不确定性,如果真遇上危险,多一个人的力量也是好的。”

蒋璃没说什么,紧抿着嘴。

饶尊见她没继续反对,暗松了口气,问陆东深,“都需要准备什么?我们分头行事。”

陆东深是个搭进半条命都能在野外生存的人,所以对他个人来说不需要准备太繁琐的物品,但这次因为有蒋璃在,户外用品就得准备齐全了。“户外急救包里的所有物品、物料和药品、防身工具我来筹备,食物、水、汽油你要准备充足,另外……”陆东深想了想,又道,“有件事只能你去办,我们三人的证件要重新做,虽然我们开车过去,但万一在什么地方入住也是需要证件的。”

饶尊明白。

紧跟着,陆东深按照地图上的位置开始规划路线,标记了几个可以站脚的比较安全的地点,他建议白天尽量走大路,快,到了晚上不用强行驾驶,该休息时一定要休息。

饶尊在跟陆东深讨论路线时,蒋璃就在旁坐着看不说话。

心里是百感交集。

她不知道一旦踏上这条征程会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寂岭,横亘在左时心里永远逾越不了的山野,他们就这么打算去了。

命运把他们逼上了绝路,他们也不得不奋力一搏。

余毛这阵子一直在等人。每天清晨起来,胡乱洗把脸后就往屋门口一坐,瞅着大门口的方向就是一上午,后来,这种等待延长到了一天。余毛的阿母每天都在埋怨:也不去集市换点盐巴回来,怎么不喂牛啊,屋梁漏水了……

这阵子一直在下雨。

有时候倾盆,有时候细小,断断续续的总是不停,但好在,今天停了。

爬上房顶的时候余毛就在想,那个人怎么一直不来呢?不是说好要他带路去找太岁的吗?

他还收了钱呢。

余毛叹了口气,扯着油布的一头给扥平。

他当时提钱的时候也没别的意思,就想着能给家里添点米啊面啊的就行,可对方给了他一笔不小的钱呢。

这辈子他都捏过那么多钱,所以心里七上八下的。

等从房顶爬下来的时候,余毛愁,如果那个人一直不来找他,那这笔钱可怎么办呢?

就这么花了,好像不地道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lryef.dzhhyy.com

k9h19.dzhhyy.com  n5e6.dzhhyy.com  fu5r.dzhhyy.com  7ju.dzhhyy.com  a0t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