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住了这么多天,甚至一度差点死在这里,现在能出院回家,陶国森的心情空前之好。

他走在最前面,大家纷纷跟上,一行人出了这间病房,通过电梯,来到了住院大楼的一楼。

从电梯出来就是一楼大厅。

这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大厅里有很多人,张弛更是听到了呼天抢地的号哭声。

“弛哥,这是怎么了?”胡冰月轻声问道。

张弛暂时也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倒是走在前面的陶国森应该看到了一些什么,他叹了一口气。

“真是造孽啊!”

向前走了十几米,张弛看到眼前的一幕,也大致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

一名轻年女子,大约只有三十多岁,正在大厅中央的地上痛哭。

四周很多人都流露出了同情之色,一个个一副十分惋惜的样子。

“听说她老公才三十多岁呢,肝癌晚期,刚死在病床上。”

“太可怜了。”

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之后,张弛心中唏嘘不已。

胡冰月更是差一点眼睛都红了。

陶国森神色黯然的摇了摇头,他是从死神边缘回来的人,心中的感触比一般人更深。

肝癌!

这是现代医术水平还基本无法治愈的一种病。

现代社会,随着应酬增多,职场压力大,很多人大量的抽烟喝酒。

再加上环境的污染,食物的不安全,熬夜,生活没有规律等,很多人的肝脏在不同程度的受损。

患有各种肝病的人群越来越庞大,脂肪肝,酒精肝等,严重的也已经发展到肝硬化,甚至是肝癌。

得了肝癌,基本上是没救了,去见阎王是迟早的事,很少有被治愈的病例。

张弛看了看那在地上打滚疼哭的女子,心中唏嘘不已。

陶国森更是很有感触的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啊!”

出了住院大楼,再也听不到那名女子的悲哭,张弛的心情才稍微好一点。

大家在住院大楼门口上车,送陶国森回家。

陶国森一家住的是水利局的单位小区,那一片住的都是水利局的职工或家属。

“条件简陋了一点。”陶国森对张弛道。

张弛打量了一下这套四居室,称赞道:“陶伯伯,你家的环境不错,一进来就能感受到家的温馨。”

陶国森高兴的一笑。


3j6.dzhhyy.com  f6s.dzhhyy.com  9ak.dzhhyy.com  hkuoc.dzhhyy.com  vkkx.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zudwgm.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