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九号也可以。”

铃木园子对着电话听筒打了个嗝喷嚏,估算了下后好叮咛说:“小兰你不用着急啦,试衣服而已,不止九号,十号十一号都是可以的!”

小兰无奈的敲了下额头,又苦恼又想笑,好脾气的说:“试婚服这种事很严肃的吧,难道不是和新郎商量好的才算数吗?”

毛利兰简直苦口婆心:“园子你都要结婚了,以后要慢慢学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凡事商量着来才好啊。”

园子说:“我这不就是打电话跟你商量来着吗,你几号回来?”

小兰原本想说她一句“我指的是和新郎”来着,但她从小到大,从来没在园子身上得到什么一意孤行或者是自私霸道的待遇,平时就不大能理解其他人(偶尔包括工藤新一)对于园子性格的诟病。

这会儿会说这一句,纯粹是电视剧里类似的情节看的比较多,觉得朋友结婚前应该说这么一句,而非有多感同身受(毕竟她觉得不用说园子也一定会做到的)。

于是被园子这么一问,小兰便把这个念头,转而开始回答她的问题。

“还不一定呢,”说到这里毛利兰就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之前我说过吧,镰仓这边亲戚家的堂哥,前一阵子去爬雪山遇险了。”

这位毛利大堂哥虽然出身花道世家,但并不是个性子安分能静下心做花道的人,以至于小兰去了之后,那位伯母一腔热情都投到了她身上,分分钟拉她开始“修行”,见天的认花色,连手机都给没收了。

她一入苦海,毛利大堂哥撒了疯就跑出去玩儿了。

年轻人作死,一般称为挑战极限。

大堂哥爬雪山去了。

然后众望所归的遇险了。

于是大堂哥成了大雪崩下唯一的幸存者。

他昏迷了大半个月,前两天才醒过来,但不知道是睡久了脑子缺氧、还是单纯的创伤后遗症了——又或者他在山上的时候,脑壳就磕过石头——反正人醒来之后性格大变,不爱见人不爱说话,看人一眼,眼神冷利的跟刀子一样。

“伯母说要找心理医生来着。”

小兰的声音里也有些潜藏的担忧和感慨,“不过能接触到的知名心理医生,好像都早早被订下来了,据说预约方虽然没有立刻看病,但却要求所有医生保持随时待命状态,不能接收别的病人,定金付到半年后了,比较麻烦呢。”

园子安慰她,“那你不用着急,试婚服嘛,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就定在什么时候好了。”

倒不是园子不和卫宫切嗣商量什么——新郎君目前还是人身受限状态,虽然能得到一定的医疗服务,但本质来说,他是在御柱塔【坐牢】的。

铃木家什么时候需要新郎了,铃木园子就携带本人有效证件,去监察部填申请表、交请假条,写明返回时间后,再在兔子们的陪同下把人提出来。

试完了衣服,还得把人送回去呢。

于是园子理所当然的没把卫宫切嗣的意见考虑在内,挂断了电话之后,盯着桌面背景图的合照发了会儿呆:虽然自己好像很久没见过小兰了(算上穿越花费的时间都快两年了),但是听到她的声音之后,说话就变得一点隔阂都没有。

可能这就是真爱吧?

也别管这爱到底是友情还是爱情,爱就对了。

铃木园子感慨万千的睡了个回笼觉,一直到吃晚饭时情怀还没消退,一边喝汤一边想:要不……帮小兰那倒霉催的大堂哥找个医生吧?

于是晚饭后,铃木大小姐斟酌着问管家阿公:“你对心理医生有什么了解吗?”

管家当时险些激动的哭出来了。

小姐这是……终于意识到自己脑子有坑……不是,意识到自己隔三差五对着空气说话的行为,十分的有病了吗!?

有病看病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hy5.dzhhyy.com  jewqi.dzhhyy.com  fb5.dzhhyy.com  g6bt.dzhhyy.com  83i5.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